超级位面银行第三百二十五章哪能坏你的好事

2020-01-23 06:39:40 来源: 天津信息港

超级位面银行 第三百二十五章 哪能坏你的好事

王洛发现自己终究还是轻视了这种枪械没有严格管制的国家的危险程度,居然有人敢在旧金山市区,动用远程步枪!

王洛浑身汗毛乍立,几乎没什么犹豫,就以鬼魅般的速度扑到苏妍身前,横臂将她推到一侧,跌在了地上。

同一刻,一发子弹从对面楼顶射出,先打穿了窗户,后击中王洛的胸口。

自从被银行招募以来,无数次出生入死的锻炼,让王洛拥有了远超常人的冷静和应变能力。他在被子弹击中的一霎,凭借本能的勉强挪了挪位置。就是这毫厘之差,让子弹擦着他的心脏,射入左肋,随即穿透他的身体,打在地面上。

王洛的脑仁突突直跳,险死还生。

从苏妍的角度看,王洛冲上来将她推开,帮她挡了一枪后胸口就开始涌出鲜血,顷刻间染红了前胸和后背的衣服。

怎么会这样……泪水不可抑制的模糊了苏妍的眼睛。

她的意识里,不受控制的掠过一幅幅记忆画面,有儿时印象最深刻的母亲,文质彬彬,满腹学识的父亲,扎着羊角辫的自己,幸福的家庭……童年的记忆犹如流水,在苏妍脑海里闪过。随后一切都破碎了,父母离婚,母亲积郁而终,父亲却娶了自己的一个学生,组建了新的家庭……

这些景象逐一在苏妍意识里流逝而过,最后所有的记忆都模糊下来,只剩下最危险的一刻,站在她身前的王洛。

苏妍来不及擦掉泪水,也顾不上窗外还有狙击者的危险,心神悸动的从地上爬起来,想去查看王洛的情况。这时王洛身形晃了晃,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臂一抬,拦住正要起身的苏妍,“你疯了,站起来找死吗?”

“你没事吧……你别死。”苏妍语无伦次的说。

“别哭,我不会死的……不过被枪打中,还真挺疼的,火辣辣的。对面开枪那货,要是让我捉到,非扒了他的皮不可。”王洛竟尔还有心思嘟嘟囔囔的开玩笑。

“王大侠,你别特么嘟哝了,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苏景旁观了刚才的变故,险些吓尿,躲在门外,跟个夹着尾巴的小狗似的,藏得严严实实,绝不露头,声音倒是传了过来。

王洛回头看向地面上打穿自己身体的那发子弹,分析道:“这座建筑外墙是混凝土结构,厚度近两尺。根据地面这颗子弹的射击角度判断,咱们待在地上,对面楼的狙击者就没有射击角度,子弹又打不穿两尺厚的混凝土。而且这里毕竟是市区,他刚才开那一枪,警察转眼就会被吸引过来,他不敢多待的,一击不中,应该已经开溜。也就是说……危机解除了。”

苏景瞠目结舌的听着,尼玛王洛这家伙还是不是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这么冷静?

王洛话罢,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房门,伸手扶住门把手,在另一边的苏妍搀扶下,支撑着站了起来。

苏景躲在门外,露出少半边脑袋,看见王洛竟敢站起来,暗想:这货真是个傻大胆,对自己的判断就这么信心十足?

就像王洛说的,这一会功夫过去,他再站起来,已经没有危险了,对面楼顶毫无动静,足以证明刚才开枪的人一击不中,确实没敢多待的选择了撤离。

王洛精神层面的危机感也在减弱,这愈发印证了他的判断,对面的狙击者已经走了。

王洛满身鲜血,扶着门把手站在那里,目光狠盯着对面楼顶,眼睛轻眯,杀机一闪而逝。

苏景又看见王洛单手扶着胸口,在苏妍搀扶下,走到倒在屋里那两个人身畔,抬脚对着两人的太阳穴,一人狠踹了一脚。

苏景吓了一跳:“喂,王大侠,这是在美国,你这么随便杀人不好吧。”

他见王洛和苏妍站起来都没事,也从门外起身,猫着腰进了屋。

王洛没好气道:“什么杀人,我踢他们太阳穴,是为了让他们短时间内醒不过来,免得节外生枝。”

这时外边隐隐有警笛声传来,王洛轻吁出一口气,感觉有些晕,看苏景都开始重影,这明显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苏妍脸上的泪水一直就没停过,扶着他靠墙坐下。

苏景和苏妍围在王洛身边,手忙脚乱之际,都没注意到,在王洛刚才强撑着站起来,曾经扶住的那扇房门后边,有一道空间波纹涤荡,一条冷灰色皮毛的小狗悄然走了出来。

它回头冲王洛摇摇尾巴,幽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怒色,随即狂奔而去。

这小狗自然是枕头,王洛在中枪后想到的唯一能在眼前情况下,不失主动的方法就是把枕头召唤出来。所以他刚才借着门把手站起来,实际上是为了召唤空间出口,暗中把枕头放出来,目的是去追踪对面楼顶的凶手。

枕头怒气冲冲的下了楼,躲开马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一路飞奔到对面楼顶。

它在对面楼顶,也就是先前狙击手藏匿的位置仔细闻嗅,最终呲了呲牙,凶相毕露的盯准一个方向,急追远去。

没过多长时间,王洛这边的楼下先后有救护车和警车赶来。

救护人员把王洛抬到担架上。这货久历生死,对身上的伤并不如何在意,倒是苏妍哭得梨花带雨,一直握着王洛的手,他想要开口说句话都不让。

王洛百无聊赖,再加上失血不少,也有些困倦,便一觉睡了过去。

他再醒过来,已经是数小时以后。

窗外夜色正浓,星月斑斓。

王洛看看身畔,确定是在一间病房里,苏妍就趴在他身边,丰茂黑亮的秀发垂散下来,遮住了她白皙如玉的脸庞。

先前的经历算得上是在生死间走了一遭,苏妍知道王洛安全后,精神松懈下来,就趴在他身边睡着了。

其实以王洛的身体素质,只要不被击中要害,伤势就算不上有多严重。只不过被子弹打中,有些失血过多而已。睡了一觉醒过来,除了腰肋被子弹击中的位置还有些隐痛外,已经没有大碍。

王洛在意识里询问银行,“遇到这种情况,银行是不是该提前知会一声,这也太危险了。”

“拉倒吧。那个躲在暗处打黑枪的狙击者,根本不足以威胁到你,他在开枪前就被你感应到了。凭你现在的本事,要是想躲,他打十枪也别想有一枪能击中你。你想泡妞,自己冲过去给人家挡子弹,本行哪能坏你的好事?”银行振振有词的调侃道。

王洛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赣州东河医院
江西省精神病医院怎么样
吉林有癫痫病医院吗
青岛治疗卵巢炎费用
锦州治疗阳痿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