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大帝传第一百七十三章疑点

2020-01-26 02:38:07 来源: 天津信息港

魔法大帝传 第一百七十三章 疑点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此时一直望着山下地面的老魔法师法玛.克斯忽然“咦”了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令他感到奇怪的事情。然后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漂浮术,飘向了山下原金泽苑所在的一处遗址。

另外两人不明所以,还以为老魔法师发现了火鸟卵的下落,连忙紧紧跟上。

等到了近处,阿兰德和莫西卡才注意到了老魔法师所发现的异常,也不由地“咦”一声。

在金泽苑原址的区域内,有一处普通的地面在此时居然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它是一个近乎于规则的圆形,直径约有十步左右,在交界处,沙土地和熔岩之间有一道清晰的分界,仿佛有什么力量将一块直径十步的熔岩地面从中扣走,而且切口处又是如此的光滑整洁。

因为在周围满是熔岩的环境里,只有它仍是干干净净的沙土地,在周围一片地狱般的景象下,显得是如此格格不入。

老魔法师将身体落在沙地边上的熔岩地面上,望着这一片沙土地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沿着圆圈的外缘走了几步,一言不发,脸上满是深思的表情。

其他两人同样露出了难以置信和迷惑不解的神情,从地面的形态看,不像是地表的熔岩被抠走,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保护了这么一小块土地,其中的缘由又是什么,昨晚上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起来远远不是不死火鸟突然苏醒那么简单。

“院长大人,你可有什么发现?”

阿兰德队长反复观察了这片土地,即或已绞尽脑汁,但是仍旧不得其解,于是不得不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三人中见识最广的老魔法师,抱着同样目的的莫西卡**师也将目光转向了这边,两人都在等待老魔法师的回答。

但是,老魔法师仍旧眉头紧锁,陷入苦苦地思考,最后他抬起头望向了两个人,然后说道:

“我有一个猜想,虽然可能让你们觉得不可思议,但的确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你们听说过教廷的一种叫牺牲的秘术吗?”

两个人均摇了摇头,表示未听说过。

“这不奇怪,我也是偶然间在一本残缺的古籍上看到的,当时这本秘术曾经给我留下过深刻的印象,曾经也一度怀疑过这种秘术是否存在,但现在的情况看起来,除了这种秘术我实在找不到另外一个解释。”

“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秘术,院长大人何不给我们说说听听。”

阿兰德显然对这种秘术也充满了兴趣。

“据古籍上讲,牺牲是祈祷术中最高级的一种。这种秘术只有主教级别以上的大牧师才能学习,而且据说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才能掌握使用,而它的作用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是牺牲自己挽救别人。”

“牺牲自己挽救别人?”

莫西卡法师忍不出开口问了一句。

“没错,它是用秘术将人的生命潜能转换成一种可以抵御一切攻击,包括魔法攻击在内的一种护罩。每个掌握它的人一生只能使用一次,因为使用后他的生命也就没了。所以它也被称为教廷最高级也是最垃圾的祈祷术,因为到了主教这个级别,没人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一门牺牲自己挽救别人的秘术,因此数百年来从未听说教廷有人掌握或者使用过此秘术,甚至连这门秘术本身几乎都处于失传的状态。”

“所以,一门教廷失传的秘术,突然出现在我们尤斯帝都的家门口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是吗?”

阿兰德沉吟了一下问道。

“如果真的是这种传说中的秘术,那么这个圆形的护罩当时一定保护了什么人,而这个人说不定还在附近。”

老魔法师又补充说道,听到这句话,侍卫长阿兰德的眼睛亮了起来。

“来人!”阿兰德对着远处士兵喊道:“让最擅长追踪的侦察兵过来。”

而此时,在距离南山十几里外的一处偏僻山坳的房屋中,小瑞克正躺在床上发着高烧,经过昨晚的事件,小孩子痛失唯一的亲人,伤心过度、心力憔悴,再被风雨侵袭,所以现在一病不起。

住在这里的是一个猎户家庭,男主人叫杰夫.卡尔,每年冬天没有农活,卡尔夫妇都会从山外搬到山里,利用农闲打猎,一方面解决冬季的食粮,另一方面也可以用猎取的猎物换些金钱补贴家用,家里有两个孩子,但是因为冬天山里太冷,所以夫妻俩把孩子留在了山外的老家,由爷爷奶奶代管。

昨天夜里,艾伦一路都是避开大路,专走偏僻的地方,能够误打误撞地走到这里也算是运气。

卡尔夫妇都是非常善良而热心的人,见到瑞克高烧不退,而且昏迷中还不断胡言乱语,一会儿喊道:坏人放开我爷爷。一会儿又在痛哭流泪:爷爷,不要丢下我。

两人心里也非常着急,于是天刚亮,男主人就下山去找最近的医生开些草药给瑞克,临走时艾伦将几个银币交到了杰夫.卡尔的手上,并叮嘱卡尔大哥不要将俩人的消息对外说出去,卡尔虽然对艾伦的要求有一些迟疑,但是从昨晚到今天,他和艾伦的交往中能够看出来,他不是个坏人,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

在此期间,艾伦只能取一些冷水用棉布敷上给瑞克降温,望着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的瑞克,艾伦心酸地想着:

“谁能相信堂堂前任教皇的儿子,此时要受这风寒侵体之苦哪!”

到了中午,卡尔大哥才带着草药赶了回来,并将山外人传着的南山火山喷发的消息带了回来,现在南山附近方圆十里都已经是一片了无生机的死地。

卡尔大嫂用丈夫拿回来的药草熬成了汤药,给瑞克服下,到了傍晚连服了两副汤药,瑞克的状态终于好了很多,胡话说的少了,气息也稳定了许多,虽然身体仍旧有些发烫,但是比起昨晚已经到了能接受的范围。

就在艾伦为瑞克病情有好转而高兴的时候。

在帝国皇家骑士学院的大礼堂中却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十堰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肇源县中医院
福建专门治男科医院
镇江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新疆治疗睾丸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