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古镇青云店明代时称作清润店

2020-05-22 06:09:18 来源: 天津信息港

第一节 青润店里三朵花
本篇故事发生在明朝中叶嘉靖年间,百年古镇青云店明代时称作清润店。此处位于北京城西南郊,乃是扼守北京城南交通要冲之咽喉重地。因为此处为北进京师的必经之地,地理位置又十分特别重要,所以明朝政府在此处设立税监、粮仓、驿站等处。久而久之此地商贾云集、人口积聚,便形成为现如今所见到的这京南第一大镇。
清润店南头有一客栈,名曰“文曲魁楼”。此楼因为大明朝正统十年新科状元浙江严州府淳安人商辂在此客居期间夺魁,并且高中解元、会元、状元,三元及第而得名。从而商辂兴致大发,挥毫泼墨写下“文曲魁楼”四个大字而令此楼四方传扬、广为传颂。由此在进京赶考的众多举子心目中此楼更是视为科举考试的福地、圣地。但凡上京赶考的举子们在赶考途中路过此楼都想在这住上一段时间。一则温习温习功课;二则沾沾商辂的光,感染点福气、运气,好一举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就这样“文曲魁楼”的名气是越来越大,生意嘛自然是财源广进、客似云来。
过了大约百年光景,大明朝的皇位传到了明世宗朱厚熜当皇上的嘉靖年间。因为先皇正德帝朱厚照生活放荡、纵情声色犬马,正值盛年便一命呜呼。因为没有留下子嗣,便远在湖北钟祥的兴献王朱佑杬的儿子,正德皇帝的堂弟朱厚熜撞上大运继承了这至高无上的皇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中国封建时代是件习以为常的惯例,自然刚登基的嘉靖皇帝也不会例外。嘉靖皇帝的表哥,生母兴王妃蒋氏的侄儿蒋兴邦因为裙带关系而鲤鱼跃龙门,由一个来自湖北穷山僻壤里的土财主进得这花花世界的紫禁城来,身份也来了个华丽的转身,一下子便贵为堂堂皇亲国戚,达官显贵。土财主就算来到北京紫禁城也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因眼馋“文曲魁楼”这一棵摇钱树,便巧取豪夺将此楼据为己有。而原来的主人马彦怀不甘心祖业败落,唯有在此楼旁原来自己家的菜地上盖起三层小楼开设一间小的客栈。为不得罪蒋兴邦,所以不敢在用“文曲魁楼”的招牌唯有起名“马家小店”。
马彦怀也是一铁骨铮铮汉子,对蒋兴邦仗势欺人、巧取豪夺自己家的祖业是恨之入骨。一纸诉状便递到顺天府衙门大堂,可是蒋兴邦乃是朝中达官显贵,且根基深厚,自然在官官相护的封建旧官僚的黑暗官场是诉状无门。遭逢打击,马彦怀每日愁眉不展、长吁短叹。不久便郁结心生,从此落下病根。马彦怀妻子早逝,膝下二子一女。长子马琦文,年方二十。马彦怀供其去北京通惠书院读书,好日后考取功名为自家翻案。次子,马琦武,年方十八。马彦怀也将其送入学堂,可是马琦武天生顽劣,活泼好动,对读书没什么兴趣。倒是喜欢舞枪弄棒,跟得当地驻军军校学得一身好武艺。马彦怀为了不让他在家去蒋家惹事闯祸,只得送他到宣府去入伍参军,后随大军调往浙江参加抗倭战争。马彦怀见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好心办了坏事,平时除了强打着身体除了应付客栈的事务外,只得抽空每晚上香面佛、焚香祷告、祈求平安。
还有一女,名唤巧莲,也年方十八,和马琦武乃是龙凤胎兄妹。打小就被马彦怀视为掌上明珠,可是家道中落只得抛头露面支撑起整个家庭生活的重担。每每马彦怀在柜台前算账之余,望着爱女忙前忙后操持生意,心中无不满是愧疚、怜爱之心。
巧莲正值二九妙龄,虽是身着朴素淡雅,但也已经是出落得仪态万方、婷婷玉立。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毕竟女人还是需要每日细心妆扮一番。可这巧莲每日出没于厨房和厅堂之间,满身沾满油污灰尘,加上天生患有狐臭,近距离便异味难闻。所以就算是隐逸在这小店之中的如此标致的绝代佳人,可是却也叫人无论如何都亲近不得。就好比是那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莲花一般只能孤赏之。于是到了这般年纪还没找到婆家,独守小店之中耗费光阴。巧莲也不因为找不到婆家和天生顽疾而有任何担心和忧虑,一门心思只是放在照顾体弱多病的父亲和打理好这小店的生意上。
这一日晌午过后,刚刚料理完午饭生意。伙计耿华还在清理饭堂里的桌面,饭堂大厅里只剩下马彦怀还在柜台上啪啪啪埋头边打着算盘,边点算着账本。
这个时候,巧莲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凑到柜台里的马彦怀身旁细说说道:“爹,厨房里面都收拾好了,猪肉和酒也送来归置起来啦,您老就放心吧。”
马彦怀账务缠身,头也不抬只是嗯了一声。突然店口出现了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对着巧莲挤眉弄眼一番,巧莲接到那女子的暗号是面露难色,唯有指了指父亲马彦怀,暗示自己很左右为难。
马彦怀感到旁边好像有什么动静,提起眼来瞅了下。一眼便看到那女子虚掩着半个身子站在门口,满脸不快的说道:“殷琳,你怎么又来勾我家闺女的魂啊?”原来这女子名字叫殷琳。
巧莲见父亲已经发现了,只有拉着父亲衣袖说道:“爹,孩儿只是想和殷琳一起去学学识字嘛,你怎么都不愿意呢?”
马彦怀余怒未消道:“什么识字啊,你要是和殷琳去先生那学我没意见,还可以给你们准备点学费。但是你们要是到蒋家丫头那去学就是不行。”
殷琳本就是那蒋家丫头的侍女丫鬟,见马彦怀对自己家 出言不逊忙上前说道:“马叔,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您怎么还想不开啊。有气您对着我们家老爷去撒啊,关我们家 什么事啊。”
马彦怀气急败坏的指着殷琳骂道:“你、你、你,你可不要忘记他们蒋家是怎么把你从你爸那买到府上去的,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殷琳外号小辣椒,长得也是很娇俏可爱、妩媚动人,就是脾气火爆跟辣椒一样泼辣,由此而得名。殷琳挨了骂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立马反唇相讥道:“马叔,您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家的事别人不清楚,您还不清楚。当时我娘得病去世家中无钱安葬,我爹给您当牛做马这么多年您也没说是出手相助,没了办法我爹才去找蒋家大少爷借了那高利贷,最后才落得个无法偿还以我卖身蒋家抵债的下场。结果蒋家大少爷非要纳我为小妾,要不是 好心收留在身边我早就给那少爷给糟蹋了。说穿了,起因还不是您马叔不肯借钱我家安葬我娘才最后落得今日这个局面。”
殷琳他爹,小店里的厨师殷老实正在厨房里磨刀,听到自己家的小辣椒在外面嚷嚷,急得连菜刀都没扔下就忙冲了出来举着菜刀指着殷琳吼道:“混账东西,当年你妈生病卧床整整七年啊,家里早就是为你妈这病抓药搞得是家徒四壁、债台高筑了。要不是东家救济多时你妈早就死了,咱们也就一块饿死了。不是那蒋家使用卑鄙的手段夺走了东家的产业,东家也不至于没钱借给我们安葬你妈,你还不至于要卖身为奴为俾呢!”
殷老实平时性格内向不喜欢说话,这时候不是真生气也不会说这么多话。
殷琳见爹爹真生气了也顿时哑火。巧莲见到如此尴尬忙拉着殷琳出了门,马彦怀知道她们还是去了蒋家 那去识字唯有感叹道:“哎,真是孩子大了管不住了哦!”
殷老实忙接过话茬安慰道:“东家啊,蒋家 人真的不错,和他老子哥哥就不是一路人。再说你们父辈的帐关孩子们什么事啊,就随着他们吧!”
马彦怀转过身子对着殷老实点了点,长吁短叹道:“哎,我也知道我不应该把这事混为一谈,但我心里就是不痛快啊老实!”随后拍了拍殷老实的肩膀进里屋上香去了。
巧莲拉着殷琳手拉着手,欢笑着一段小跑在青云店的街上穿行而过,留下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这是少女留下的声音,清脆而欢快。路边的茶摊里正有一位书生模样俊俏的青年正好在喝茶。他好像赶了很多路而饥渴难耐,接过摊主递过来的凉茶一饮而尽。正当他叫摊主在给他来几个馒头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对姊妹花所发出的银铃般的笑声。他四处张望着,努力寻找着一听便知是如花少女的声音。可是姊妹花跑得太快,迅速消失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这俊俏书生傻呆呆的愣在那茶摊前,久久回味着这如沐春风般清新和令人陶醉的天籁之音,就连摊主递过来的馒头都没有发觉。
姊妹花一溜烟的功夫就跑进了蒋家大宅的后门,顺着后门便进得后花园。后花园里的长亭里又坐着一位绝代佳人,此女子风姿绰约、妩媚动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远远望去仿佛是昭君再世,西施重生。这满园郁郁葱葱的晚春景致和那长亭之外那盛开的桃花将此女子妆扮得更是秀色可餐。
姊妹花二人银铃般的笑声划过了花园里的宁静,而且由远而近,笑声逐渐越来越清晰响亮起来。那仙女般的女子手持一本《女诫》回过头来引着笑声的方向望去,只见姊妹花已经跑到亭子外站住了脚步。
殷琳把两手放在腰间,给这绝代佳人行了一个端端正正的福礼道:“ ,我把巧莲给您带来了。”大家可能都猜到了,这位美人儿便是这蒋家 蒋芷玥是也。
蒋芷玥忙放下手中的书,一把拉住两个姊妹花搂在了怀里。亲昵的问候道:“巧莲姐姐,这些天可算是想死我了,今日殷琳总算是把你找来了,你要是再不来谁又可以来教我针线女红呢?呵、呵、呵。”这蒋芷玥的语音也是谋杀男人的性命的一把利器,乃是那嗲声嗲气娇滴滴的娃娃音,保管叫那俗世间的痴汉们为之神魂颠倒。
就在这三位美娇蛾们共叙闺中趣闻时,一双毛茸茸粗鄙丑陋的大手搂住了那殷琳纤细却不失柔软的腰间。惊得三位美女花容失色,一片尖叫声划破了这刚刚宁静的花园。
第二节 蒋府惊魂

就在三位美女惊呼之时,蒋府新来的护院雷炳手持一根齐眉棍从那桃花林中“嗖”的一声窜了出来。一脚将那猥亵之人踢飞摔倒在地面之上,抡起手中那柄齐眉棍就准备朝着那人身上打去。
蒋芷玥定眼朝那猥亵之人瞧去,不由惊呼道:“且慢,手下留情啊。”姊妹花也不由回头望去,不由自主的异口同声道:“啊,大少爷!”
雷炳一听原来是自己的少主人,可是棍已经扫了下去无法收住,只见那力道刚猛的千钧之力就要打在那蒋家大少爷的头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雷炳突然急中生智来了个燕子翻身,随着身体的旋转改变了棍头的方向,“啪”的一声砸在了地上的大理石上。众人望去,只见那地面上的大理石面给砸裂,顿时乱石飞舞,一块碎石击中了蒋芷玥的手臂。
“哎哟”,蒋芷玥只觉得手臂一麻,一阵剧痛之后霎时间就觉得手臂失去了知觉。雷炳见到自己的主子被自己误伤,忙飞身窜上长亭拦腰将蒋芷玥揽入怀中,对着手臂上的“曲泽穴”点了下去,蒋芷玥立刻手臂就恢复了知觉。
可能是刚才的这段骚动惊动了这大宅里的人们,全都从家中的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蒋芷玥见自己躺在这雷炳的怀中,众目睽睽之下羞愧难当,“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那雷炳的脸上。
那雷炳早就在搂住蒋芷玥的时候被从蒋芷玥身子所散发的阵阵少女的芬芳气息给迷失了心神,就算挨了一巴掌还没缓过劲来,傻呆呆的愣在那里。
这蒋家老爷蒋兴邦闻风而至,见到自己家的护院居然抱住自己的爱女而自己那败家儿子瘫倒在地,不由勃然大怒的吼道:“放肆,居然胆敢殴打少爷,调戏 。来啊,给我拿下。”从身旁立马又闪出几个护院来,手持兵刃准备扑上去。
巧莲见大事不妙,忙一把推搡在雷炳后背。这才雷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松开了蒋芷玥。巧莲眼疾手快又一把将蒋芷玥拽到自己怀中。雷炳慌忙跪倒在地请罪。
殷琳觉得起因是自己被少爷调戏,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慌忙跪倒在蒋兴邦的面前哭诉道:“老爷,此事都是怪我。少爷刚才……,呜、呜、呜!”
殷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诉了一遍。这蒋家少爷的恶行早就是臭名远扬,清润店上已经是街知巷闻的事,府上围观众人顿时叽叽喳喳纷纷议论起来。蒋兴邦此时脸上也觉得无光,心想如果继续深究下去自己只会更丢脸。“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那蒋家恶少见爹爹生气而走,忙爬起身子冲着雷炳恶狠狠的指了指,然后转身冲着蒋兴邦拂袖而去的方向跑了过去。蒋府管家蒋忠跑了出来哄散了人群,而殷琳也慌忙从巧莲怀中搀扶过蒋芷玥来,小心翼翼扶着 蒋芷玥送往她的闺房。
蒋忠见人群已经散去,走到雷炳的身边凑到耳边轻轻的安慰道:“没事了,这事真不怨你,你本来就是老爷请来保护 的,这本是你的职责。只是你摊在这个败家玩意上面,真是不值得。你先跪会吧,等会老爷气消了我在来叫你吃饭。”说完,便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个时候,院子里面就剩下巧莲和雷炳二人。巧莲见雷炳脖子上刚才也给碎石击中,且划破了皮肤留下了鲜血。便从怀中取出手帕递给了傻傻跪在地上的雷炳。雷炳见巧莲递过手帕,也不搭理她只是推开了她的手帕。
这可恼怒了巧莲,巧莲愤愤的教训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好歹啊,连狗都起码懂得谁对它好,它就冲谁摇尾巴。你这么大的个人,长得五大三粗的难道也分辨不出来吗?难道你是个哑巴,不会说人话吗?”
雷炳继续笔直的跪在那里,半天才蹦出一句道:“我皮糙肉厚,这点小伤用不着。”
此言一出,气的巧莲怒目圆睁。双手叉腰刚想继续教训雷炳,却从蒋府大门处传来一阵喧哗,并传来了殷琳的声音。巧莲听到自己的闺蜜好像和人争执的样子,便不在搭理雷炳向门口走去,将雷炳一个扔在这长亭之内。

共 29154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长篇的开篇,一个故事,放在一个特定的环境,善恶美丑,随人物的出场,一一展开。市井无赖,才子佳人,人生百态。马彦怀也是一铁骨铮铮汉子,对蒋兴邦仗势欺人、巧取豪夺自己家的祖业是恨之入骨。一纸诉状便递到顺天府衙门大堂,可是蒋兴邦乃是朝中达官显贵,且根基深厚,自然在官官相护的封建旧官僚的黑暗官场是诉状无门。土财主就算来到北京紫禁城也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因眼馋“文曲魁楼”这一棵摇钱树,便巧取豪夺将此楼据为己有。巧莲正值二九妙龄,虽是身着朴素淡雅,但也已经是出落得仪态万方、婷婷玉立。每一个人物出场都有个性,言语精炼,功底深藏。随着故事的展开,人物的登场,期待下一章的精彩。【编辑 禾上土】
1 楼 文友: 2014-06-25 17:56:29 有幸第一个拜读此文,期待下一章的精彩。贵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医生
南充男科医院地址
朝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四平白癜风好的医院
石嘴山白癜风好的医院
渭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厦门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