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湖北三归剑指科研成果转化难题

2018-11-06 10:17:10

湖北“三归”剑指科研成果转化难题

新一轮全球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为科技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科技不仅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也是推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力量。

为了破解长期存在的科技资源配置不合理、利用效率低、大量科研成果不能转化为应用技术等问题,湖北省推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十条新政”,以极大的改革勇气,破藩篱、撤路障,对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分配机制等方面进行了重大改革。

这一探索,值得关注。

这些日子,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骆清铭难言轻松。他与武汉沃亿生物有限公司负责人陈谦的一直保持联系。让他们频繁互动的,是一个曾创造了“转化标底国内、团队分配比例”的科研成果。

9个月前的2013年5月,骆清铭所带领的MOST团队,将一项脑科学研究专利以1000万元的“天价”,成功转让给武汉沃亿。而按照湖北省鼓励职务科研成果转化的创新之举——“三归”政策,转让收益的70%将归于骆清铭及其MOST团队。骆清铭的“不轻松”,也由此开始。一方面,看似丰厚的收益让他成为“首吃螃蟹”的人,引发社会各界持续关注;另一方面,作为科研成果的“婆家”,他也费尽心思地想实现转化收益“不让国家亏、不让学校亏、不让团队亏”。

这些,只是湖北“三归”政策引发的蝴蝶效应之一。

“三归”前世今生

“三归”,是湖北科技界对该省促进科研成果转化分配原则的诙谐说法,具体说来,就是“实惠归个人,荣誉归单位,利益归社会。”2009年,湖北出台《湖北省科学技术进步条例》,规定一项职务发明出让后,收益中70%归研发团队,30%上缴国家。将科技成果转让分配比例突破性地写入地方性法规,这在全国尚属首例。

其后,湖北省不断对这一政策进行革新与完善。2012年6月,“4个70%”出台;同年8月,针对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黄金十条”推出;2013年初,含金量超高的“科技新政”实施。2013年12月,湖北又迅速出台了“走完程序只花7天”的《促进高校、院所科研成果转化暂行办法》,其中规定:高校、院所研发团队在鄂实施科技成果转化、转让的收益,其所得不得低于70%,可达99%。而按照国家有关现行规定,大部分省份的这一比例为30%,不超过50%。

为何要在科研人员收益比例上大做文章?湖北省教育厅厅长刘传铁形象地说:“对科技人员而言,获得一个100万元的科研项目,就如同得到了100万‘美元’,职称、职位都有可能向上;而转化一个成果,那怕是得到了100万元,也只能算是‘日元’。”如果科研成果转化率低是一种病的话,那么,该病的症结就在科研人员转化积极性长期低迷,甚至是缺失。因此,大幅提高一线科研人员的收益比例,无疑是激发其积极性的“抓手”。

骆清铭,正是在“三归”政策激励下,“挺身而出”的人。“其间艰辛自知。”他坦言。由于湖北的“三归”政策在收益分配比例、科研成果涉国有资产处置等方面,突破了现有国家层面的许多政策,作为教育部直属院校而非湖北省属院校的骆清铭不得不仔细研读了跨度达23年的17份文件,并在湖北省教育厅、科技厅等多方推动下,花费了近1年的时间取得相关主管部门的“默许”,才顺利转化了一个成果。骆清铭表示,自己之所以愿意做个吃螃蟹的人,是因为在自己这个“1”的背后,更有一个“500”:“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还有500多项成熟专利,如果在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前提下,实现转化、转让,这将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令人欣喜的是,“三归”的几何效应如今正在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得到初步显现。

该示范区产业发展科技创新局副局长钟复平介绍,为鼓励科研成果转化,示范区拟从2013年起,在3年内筹资5亿元,设立股权代持基金,向积极转化科研成果的个人或团队,提供相关贷款支持。目前,已到位资金1.3亿元,多家企业或个人因此受惠。其中,迪园光电以250万股用于股权奖励,按规定分配给28名核心技术骨干,一年间,公司主营收入增长131.5%,利润增长了18.1倍。

更为可喜的是,在科技新政的激励下,2013年湖北全省共登记技术合同14909项,成交额418.74亿元,同比增长78.51%,成交额为2011年的4倍,排名也从2012年全国第8位上升为第6位。全省高校、科研机构在省内引用转化的技术合同比例超过50%。

“三归”且歌且行

“三归”吹皱科研成果转化的一潭春水,关键在于释放了体制、机制的制度红利。先后担任过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科技厅、教育厅“一把手”的刘传铁,对此有着切身感受:“不少科研人员明明知道‘成果鉴定会就是追悼会’,可为什么无动于衷?这是因为在制度上,没有将个人收益与科研成果挂钩,学校考评机制也不鼓励转化。‘三归’的意义在于,突出了制度的导向和引领作用。”

“由于科研成果转化按现行规定障碍多、审批慢、转化难,不少地方面对有关政策,不是绕道走,就是踩着黄线走,或者只做不说。”湖北省政协副主席、省科技厅厅长郭跃进坦言,“三归”将个人较高收益以政策形式固定下来,99%的比例合理不合理,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