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专访梦工厂动画CEO不迷信大数据只迷信耐

2018-12-03 15:22:05

专访梦工厂动画CEO:不迷信大数据,只迷信耐心与好故事

成立于1994年的梦工厂(DreamWorks SKG)是好莱坞六大电影制片厂(迪士尼、华纳兄弟、派拉蒙、20世纪福斯、环球、哥伦比亚)之外数一数二的独立制片大厂。其公司名字中的SKG所代表的即是三位好莱坞权势人物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和大卫·格芬(David Geffen)。而卡森伯格正是这家独立大厂的动画业务的,在梦工厂之前,他还是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董事长。2004年,梦工厂将其动画部门分拆成立了梦工厂动画,并于同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在蓝天工作室与皮克斯分别“嫁入”20世纪福斯和迪士尼之后,梦工厂动画几乎成了好莱坞独立动画大厂的独苗。这家曾出品过《功夫熊猫》系列、《驯龙高手》系列、《马达加斯加》系列、《怪物史莱克》系列的好莱坞动画制作公司,对于中国电影观众来说并不陌生——每年都能在影院里看到来自梦工厂动画制作的品质的动画电影。2012年2月,梦工厂动画(45%)与华人文化产业基金(55%)在洛杉矶宣布合资成立了东方梦工厂(上海东方梦工厂影视技术有限公司,Oriental DreamWorks/ODW)。3年后的4月18日,东方梦工厂与中影股份、梦工厂动画共同宣布了《功夫熊猫3》的合拍协议,也即意味着,该系列的第三部正式成为了首部中美合拍的动画电影。“我们在上海建立了一家汇聚创意人才的动画公司,《功夫熊猫3》作为他们的部作品,将会展现他们的优异成果。” 卡森伯格在当天的发布会上对此次里程碑式的合作颇为兴奋。在发布会前,虎嗅就梦工厂动画近期的危机、中国动画工业和中国电影产业的一些话题面对面专访了卡森伯格。梦工厂动画已转危为安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围绕梦工厂动画的流言满天飞,由于此前三到四部电影在北美遭遇票房失败,其财政因此面临危机,从而引发市场诸多猜测,不少消息直指其将被出售,大有步蓝天动画和皮克斯的后尘之势。卡森伯格对遭遇的危机直言不讳,“我也希望我们只成功不失败,但历史上所有电影公司都面临过同样的问题。”不久前,卡森伯格壮士断腕,采取了裁员的措施以缓解危机,“我决定把我们动画电影制作的年产量从每年三部降到每年两部,但这与我们在东方梦工厂的一些项目或者进行的工作没有任何的联系。”真正让梦工厂摆脱危机的并不是这些短期的急救措施,而是长期的坚持——制作好的动画电影。“在我们作出这些改进之后,我们发行的一部电影《疯狂外星人》就得到了非常好的票房成绩(北美首周末票房5400万美元),我们的财政资源现在也非常非常好,所以我们现在没有什么问题。”梦工厂动画在从梦工厂分拆之后的第二年(2005年),后者投身维亚康姆(派拉蒙的母公司),而梦工厂动画则一直倔强地继续独立着,并已成为全球成功的娱乐品牌之一。卡森伯格非常享受独立所带来的挑战以及因此而来的成就,“我们过去二十年一直都是这样独立的电影公司,可能至今在好莱坞我们也是的一个。我们相信,作为一个独立公司,我们能够继续地发展,能够继续地成长,并且获得非常大的成功。”而卡森伯格的“成功学”鸡汤就是,“还是需要制作好的电影。”“讲故事是一个创意的过程,而不是科学(大数据)”自Netflix号称依靠大数据制作出了在全球热播的系列剧《纸牌屋》之后,中国的互联企业就像着了魔一样地开始高唱要用大数据改造电影的创作,要让大数据告诉导演、制片人、编剧怎么样讲一个观众们渴求和希望的好故事。而卡森伯格在两年前即完全无法认同这种科技魔术,表示坚决不会使用大数据。时至今日,“顽固”的他仍然对此难以理解,“我不是特别明白其中的逻辑。因为讲故事是一个创意的过程,而不是科学。”在卡森伯格的电影观里,好的电影、好的故事源自心灵(mind),这是科学无法度量的。“我觉得讲故事重要的一点还是关于我们是不是用心去做,是不是能够让人发笑,能不能感动人心,能不能有真的价值存在,这才是关键的。就好像技术一样,我们可以有的技术,的,但是如果故事不好的话,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你或许可以问观众,他们也会回答,但是我不觉得他们的回答会有很大的意义。”卡森伯格并不认为观众能够明确表达的想要什么是有意义的。一部动画电影从创意到上映,中间短则四五年,长则七八年,如何让观众预知五年后甚至是八年后自己的“需求”?的品质就需要有的耐心2013年4月,卡森伯格来华为《疯狂原始人》站台宣传时曾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动画现在缺少的是耐心,我了解到很多中国同行一天就要看到效果。做好动画,要有好创意,更要有耐心。”究竟需要怎样的耐心呢?对于梦工厂动画而言,在享有全球的技术和人才的条件下,为什么一部动画电影的制作竟必须要四到五年,甚至更久,而不像中国的同行那样两年甚至一年就能“新鲜出炉”呢(贺岁档的动画大电影很多都是每年一部)?“是不是说有人就能花两到三年的时间,而不是花到四到五年来做这样一个项目呢?答案是肯定的,是可能的。那么,这些花两到三年做的电影是不是有可能和其他的电影达到同样程度的成功呢?答案是否定的。”卡森伯格告诉虎嗅君,一部要达到制作水准的动画电影在业界(好莱坞)的大部分公司都是如此,“无论是迪斯尼、皮克斯,还是梦工厂,都是要花四到五年的时间来做一个品质的动画电影,而且这种做法其实也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比如对迪斯尼来说,过去80年以来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这种工艺会“慢”到什么程度呢,卡森伯格在2013年4月的采访里曾介绍过,“《疯狂原始人》这部电影前后筹备了8年,在故事调整上就耗费很多时间,后期制作也精益求精,再牛的大师使用的设备,一周也只能做三秒。”卡森伯格不相信两到三年能做到品质,除非有运气相助,“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并不仰仗于运气。”梦工厂动画正在将这种耐心以及支撑这种耐心的技术、人才以及理念注入到东方梦工厂,有理由相信在上海徐汇滨江(东方梦工厂所在地)正在孵化出一个与洛杉矶格兰戴尔(梦工厂动画所在地)一样的动画制片厂。“大概一年半以前,我们开始进行东方梦工厂部原创的电影项目。还有大概不到三年的时间,大家就可以在影院里看到这部电影了。“这是一部将会花去四年半的时间制作的原创自中国、由中国人制作的动画电影,“我们必须确保的一点是,该片不仅仅要在中国获得成功,还必须要在全球范围内都具有非常高的竞争力,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成功。”为中国其他动画制作公司鼓掌喝彩在东方梦工厂之外,中国本土的有着目标的电影公司和独立动画制作公司也正在悄然崛起。卡森伯格也注意到了相比于四年前,“很多公司明显是对动画产业,尤其是动画电影的制作表现出了更大的兴趣,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卡森伯格同时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再加上良好的竞争,对整个产业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非常有价值的现象。尤其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有热忱,愿意做高品质的动画电影,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王微创立的中国独立动画电影制作公司追光动画不久前发布了《小门神》的预告片,卡森伯格对此颇为赞赏,“我觉得做得非常好,我希望他们能够成功,也很乐见他们的成功。追光公司的创始人(王微)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具有创业精神的企业家。他对这个项目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我觉得这个非常好,替他鼓掌。”卡森伯格注意到了包括追光动画、光线传媒这些东方梦工厂的有力竞争对手,“这些公司,在动画领域他们正在做越来越多的投资,也正在开启很多很好的动画项目。我希望他们中间任何一个,马上就有一个能够票房达到10亿人民币(票房)的电影。”当然,此次为《功夫熊猫3》签约专程而来的他,不忘补一句,“我更希望我们自己有10亿人民币这样规模的成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蒸汽夹层锅
环保球
半挂车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