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善心丢失之后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0:08:33 来源: 天津信息港

罗凯德出生穷苦农家,两岁那年一场龙卷风让他成了孤儿,他的亲人们都去了天国。或许是阎罗王嫌他太小,把他这条羸弱的生命抛弃在一堆废墟上,是好心人救活了他。之后,他在儿童福利院里长大。  从福利院出来,罗凯德已是十来岁的少年,面对举目无亲的社会,他人生的站选择了流浪,在流浪中乞讨。罗凯德乞讨的原则是:只要能支撑生命延续就行。每天的乞讨中,觉得自己当天的费用够了,他就会把多出的钱币投到比他更穷苦的乞讨者的碗里。  结束乞讨的日子后,罗凯德扫过大街,当过矿工,送过煤,做过污水处理工、修理工、泥水匠、搬运工……似乎在他的眼里,他只配做社会层、辛苦、脏的事。但他无论做什么,都是用一颗善良的心去面对。每一份工作,罗凯德都不计较报酬,他的要求很简单:包吃住,其它什么都不要,不挨饿、不挨冻足矣。  刚开始,在旁人的眼中罗凯德是一个傻子,哪里需要干苦力活的人,都上门去请他,他是来者不拒,有请必应。慢慢地,世人才真正认识他是一个十足的善良人,因此罗凯德换回的是世人的赞许,而不再是歧视。  他这样坚持做了二十多年,尽管落得个身无分文,他感到开心,他开心的理由是:自己还活着。  四十岁生日那天,罗凯德没点蜡烛,没买蛋糕,他独自一人早早地上了那张单人床,他觉得安静才是对生日的祝福。  那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天神来到他的面前,轻轻地唤他:罗凯德,你一生多舛,是我的错,两岁那年让你成为孤儿,从此我把那么多的苦事、累事交给你去做,但你没有怨怼,你总是用善意的心灵去帮助周边需要帮助的人们,你的真诚已在世间传为佳话,我也被感动得流过泪水,从明天开始我想要你做的一件事——把你今生至此的经历写出来,写成小说的形式,让世人来阅读人性的真善美……  躺在床上的罗凯德没有睁开双眼,只是迷迷糊糊地答道:天神呀,我只字不识,怎么写得出呢?  天神鼓励道:你会的,明天起你就有写作的能力,我会赐予你力量,但你一定要记住,用你的虔诚写你人生的经历,不偏不倚,道出百姓心声,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低下头颅,看清人间万千真相、明晰百众生活。  罗凯德醒来,擦了擦眼睛,他认为那只是一个梦而已:我哪里会写小说呢?纯是天方夜谭。   早餐过后,他的骨子里突然有一股提笔的冲动,他总感觉很多的语言堵在胸口,他很想把这些东西用文字的方式写出来,可他一生中从未握过笔,他在怀疑自己的精神是否出了问题。  不过,他还是走出了那间简陋的小屋,去到大街上买回一支笔、一叠稿纸。当他坐回到自家那条破板凳上、双手放在案板上时,写作的灵感来了,他挥笔写下了一个题目《并不孤独的孤儿》。他很惊讶,只字不识的自己为何能提笔写字?接下来,他的笔停不住了,一会儿,一篇三千字的短篇小说出现在面前。此刻,他才知道,昨夜天神是真的来过了。  一段时间下来,罗凯德写了好几篇短篇小说,题目有《乞讨不是每一天》、《拾荒者的梦》、《城市的美化师》、《黑色温暖》等等。他只写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小说里的主人公都是他个人曾演绎过的生活角色。因为他要遵守天神的嘱托——不偏不倚。  那是一个午后,罗凯德向一家杂志社投去他的篇稿件——他的处女作《并不孤独的孤儿》。  过了不久,罗凯德收到了编辑部寄来的杂志,打开一看,煞是有一点惊喜,原来自己的《并不孤独的孤儿》刊载在杂志的页。一同寄来的还有一张一百元的汇款单和编辑老师的一封信。信中说道:“尊敬的罗凯德先生,你的小说是我做编辑三十年来见过的小说,那天我读你的小说,过目三行,便进入了角色,好像自己就是一个孤儿,感受世态的炎凉,我是一个从来不流泪的男人,但我那天哭了……”  罗凯德把初那份欣喜变成一份激动,激动中又滋生许多对天神的感恩之情。  后来,罗凯德的小说在全国各大杂志上发表,一时间,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小说家。别人不再请他去做苦力活,上门来的都是杂志社的编辑或主编,事由都一样:约稿。从此再也没有人认为他傻,都叫他大作家。  有一次,一位年青的帅小伙在一公交车站等车,手里捧着一本杂志在认真阅读,当他看到罗凯德的《乞讨不是每一天》时,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元的钞票,伸向前方,想递到一位“乞讨者”的手中。这时一进站公交车的喇叭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原来是在等车,眼前根本没有乞丐,是自己完全进入了罗凯德的小说里。  还有一回,一名绑匪在街头劫持了一名环卫工人,在与警察对峙一个多小时后,危情仍未化解。这时,有人请来罗凯德,他现场用一张白纸写了篇关于环卫工人的超短小说,揉成一个纸团抛给绑匪看,不到一分钟,绑匪流着泪扔下尖刀,放开了人质……  凡是看过罗凯德小说的人,都会自动进入到小说里去,自己就好像是那个清洁工、送煤人、乞丐、泥水匠……原本内心的冷漠变成了关爱,歧视变成了热情,吝啬变成了大度。老人跌倒,踊跃相助;邻舍有难,齐心相帮。罗凯德的影响力如此之大,是前所未有的,他的小说魅力就在于能唤醒良知,感动社会,拯救失足者,罗凯德改变了这个社会,让世人明白了和谐、友爱、诚挚的真谛。  五年后,一家出版社为罗凯德出版了一本小说集《角色》。罗凯德因发表小说和出书,稿费收入不少,他不单是名人,也是一个有钱人了。但这两点于他来说,似乎有点不适,罗凯德觉得这些名与利他不能要,他要把钱财送给有需要的所有人。于是,他到孤儿院、流浪汉集散地、街头工地等地方做慈善,把这些年来的积蓄施舍给寒门一族。这样,他硬生生把自己又变回成一个穷光蛋,他满意的是现在又尝试了一份慈善家的工作。  罗凯德的事迹越传越广,该市的领导知悉了,他觉得这五年的时间,N市的社会风气、公共道德、公民素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与罗凯德的小说对人的感化有很大关系。  那一天,市长亲自登门,要罗凯德写一些关于政府官员的小说,倡导清政廉洁、从政为民的执政理念,唤醒贪官污吏的良心,如今社会底层的文明层次不断提升,可某些政府官员的思想仍旧腐化、高层队伍有待整治。  当罗凯德得知了市长的来意后,他当面表示拒绝,理由是自己从来没做过官,不写这样的文章,他的原则是只写自己亲历的事情,不能偏离本份。  市长听后,觉得有理,也不为难他了,市长一行从罗凯德家撤了出来。刚要上车,一随从走到市长跟前,耳语着:“市长呀,要不给罗凯德先生一官半职的,让他进入官场,以后他的小说就会影响社会高层,那样我们这座城市从上到下都会文明和谐,岂不是治市之妙计?”  市长一听,觉得有理:“可哪有什么职位给他呢?”  “市社会福利中心管理办公室缺一个文职人员,我觉得罗凯德先生是合适人选,要不聘请他?”  “行呀,那我去问问他本人愿意否?”市长返回了罗凯德家中。  听到市长聘请他去工作,罗凯德欣然答应了,因为在他看来:经历才是写作的源泉。  罗凯德走出了那间居住多年的昏暗小屋,来到了繁华的大都市,接受了一份全新的工作。  初来乍到,罗凯德工作很用心,虽是陌生的环境,但他工作起来游刃有余,从未见过的电脑在他手里竟也能操作娴熟。他的工作成绩得到了上司的认可,为人品质更是让人赏识。两年后,他从一个小职员提升到了办公室副主任。  渐渐地,他和领导一起出入酒楼、会所,尝美食、品名酒,在灯红酒绿、美妙音乐中陶醉,在香艳女人间穿行,奢华的物欲、放纵的情欲让罗凯德忘记了人间的疾苦。他甚至讽刺自己以前认为“活着就是幸福”的观点很狭隘、幼稚,原来官场上的快乐幸福与民间如此不同。  已至知命之年,罗凯德开始反省自己的人生,他觉得以前不顾一切地施舍是年青时的无知冲动。人,慢慢地老了,以后没有物质保障,怎能度过晚年的岁月?于是,他的贪欲占据了个人心中,他的脑海中,已经没有写作的灵感,他一直没有兑现市长的初衷。  有一天,他利用职务之便扣留了一笔义捐来的救灾款,他想为自己在郊外建一栋小别墅,以后请个保姆照料独身的自己过完余生的光景。  就在罗凯德的小别墅竣工的那天晚上,他做了个梦,人生中第二次梦见天神。天神哀叹道:“罗凯德,十年前我见过你,后来,你的付出,改变了社会,而如今,你总想着自己,我决定把那份神力收回,你还是做你原来的自己吧,因为你的贪婪太让我失望了。”  罗凯德醒了,是彻底地醒了,他双膝跪地:“天神呀,你原谅我一次吧,我实在对不起您,我为自己的贪婪忏悔,你继续给我神力吧,我会重新为社会做好事的,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房间里一片安静。之后,只有罗凯德掉落的叹息声。  当天,罗凯德来到单位上班,可他全傻眼了,什么工作都不会,他呆呆地坐着或站着,觉得自己是这个中心的局外人。  也就在这天,纪检中心的领导来到了罗凯德的办公室,问询几句后,他便被纪检人员带走了,后来,他因贪污罪被逮捕法办。终,罗凯德被判刑十年,个人所有财产被没收。  时间如白驹过隙,十年的狱中生活过去了,罗凯德走出了监狱,时年五十有九。  来到大街上,别人用异样的目光盯瞅着这位不修边幅的陌生人,没有人认出这是当年善良的小说家。自从他入狱后,没有人再看他写过的小说,都认为他欺骗了世人的善心,关于他的那些书集都被扔进了垃圾桶,社会风气回到了二十年前的状况,自私自利复古成当今社会的主流思想。  重新面对这个世界,罗凯德似乎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方向,他又想起了早年谋生的方法——乞讨。每天,罗凯德从自己破烂的小屋里出发,走进每条大街小巷…… 共 36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警惕 包皮切除不可随意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云南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