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者何以变身婚托儿

2019-08-16 18:24:02 来源: 天津信息港

    经过警方的严厉打击,传销者已成过街老鼠,渐渐没有了市场。然而,在河北省沧州市,少数从事过传销的不法分子依然贼心不死,变换着花样做起了 婚托儿 ,设局骗取钱财。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狐狸也难逃好猎手。2015年年底,十余名涉案嫌疑人被当地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江苏男子彩礼被骗    2015年中秋节假期,江苏籍男子秦某登录了一家婚恋网站找对象,认识了一名姓向的河北沧州女子,彼此感觉都很中意,两人便开始通过QQ私聊。之后,他们的恋情迅速升温,很快便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向某提出了18888元这个吉利数字作为彩礼钱的要求。

   11月1日,依向某要求,秦某和他的父亲一起来到沧州,与向某的家人商量订婚事宜。向某在火车站接上父子二人后,先来到新华路一家大型商场逛街、吃饭,接着带他们住进一家旅馆。次日中午,秦某父子二人与向某的姐姐、姐夫在商场楼上的一家饭店相见,商定先给付1万元彩礼,当晚便可以带着向某返回江苏老家。如果向某在江苏生活的习惯,再支付另外的8888元彩礼。

   饭后,向某的姐姐拿到秦某父子刚刚在银行取出的1万元钱,提出要去超市给即将离开的妹妹买些东西路上吃。在超市入口处,向家姐妹让秦某去推购物车。待秦某推着购物车回来,却发现向家姐妹不见了,电话也不接了。秦某意识到可能受骗了,随即报警求助。

   2015年11月2日16时 0分许,沧州市公安局运河分局刑警大队接到秦某报案后,初步认定这是一起典型的 婚托儿 诈骗案件,案中有三名犯罪嫌疑人作局,由 鸽子 向某负责引诱目标人物,其他两名装成亲友的人就是人们常说的 托儿 。民警立即调取了两天内秦某出入场所及周边的监控视频,并提取了秦某的QQ聊天记录,对此案展开全力侦查。

 

又一 婚托儿 浮出水面    就在警方调查时,11月1 日19时许,运河分局刑警中队再次接到 婚托儿 诈骗报案,与之前案件作案手法如出一辙。

   报案人是一名四川籍在广东打工的柏姓小伙子。据柏某介绍,2015年6月,他在网上认识了一名叫杨学丽的女网友。聊了一段时间,他得知杨学丽在北京打工,各方面条件都不错。8月,热恋中的杨学丽开始以路费、生病、买化妆品等为由,先后向他索要了一千余元。随后,杨学丽又称病向他要了5000元。过了一段时间,杨学丽告诉他,她在沧州的舅舅家养病,让他到沧州见家人,谈谈订婚的事儿。

   11月2日17时许,应杨学丽之约,柏某从广东来到河北沧州。杨学丽到车站接上柏某,先是带柏某到新华路一家商场共进晚餐,又让柏某花三百余元给她买了双鞋,这才安排他住进一家旅馆。次日上午9时许,杨学丽找到柏某,又让他到商场买了六百余元的衣物。其间,柏某提出要核实杨学丽的身份,杨学丽以身份证在姐姐处为由,叫来姐姐、姐夫一起吃午餐,并让柏某提前准备了价值数百元的见面礼。席间,杨学丽的姐姐告诉柏某,订婚需要8888元彩礼。因一直无法核实杨学丽的身份,柏某提出放弃订婚。见柏某放弃,杨学丽的姐姐、姐夫随即离去。

   正当杨学丽准备离去时,柏某心软了,决定先给彩礼再核实身份。就在杨学丽拿到彩礼钱、两人商量好回家拿身份证时,杨学丽的舅舅突然找到他们,提出彩礼钱太少。双方谈了半天也没谈妥,杨学丽忙站出来打圆场,让柏某又给她买了价值数百元的衣服。柏某与杨学丽的舅舅去商场楼上兑奖时,突然接到杨学丽打来的电话,称在超市门口等他一起买些东西。柏某立即下楼,在超市门口却没有找到杨学丽,她的舅舅也不见了。

   回想起与杨学丽相识后的一幕幕,柏某此时才发现被骗,立即报警求助。

 

行骗人原是传销者    民警们发现,先后发生的两起 婚托 诈骗案件作案手法极为相似,但经过调取监控视频核实,两起案件中出现的并不是同一伙人。根据受害人提供的聊天记录及调取的大量监控视频资料综合分析,警方认为两伙犯罪嫌疑人之间应该有一定的联系。警方通过进一步调查,很快确定这是一个以传销组织成员为骨干的 婚托儿 诈骗团伙。

   2015年11月4日,办案民警主动出击,在沧州市新华区物华市场附近两处出租房内,先后捣毁两个传销窝点,抓获1 名涉案嫌疑人,遣散二十余名传销人员。经过受害人辨认,落网的1 名涉案嫌疑人中,其中一人正是第二起案件中的 舅舅 。

    舅舅 姓李,云南籍,是这个传销组织的一名寝室长。从此人以及其他涉案嫌疑人的手机交友软件的聊天记录可以发现,他们均同时与多名贵州、四川等偏远地区男子 聊天 ,且都是 加油站 微信群的群成员。这个群是为这些传销人员实施 婚托儿 诈骗提供交流、互助的平台。在李某的微信上还有一个名叫 领导 的微信群,群里只有包括李某在内的十个人,这些人主要是对 加油站 微信群内人员进行指导和管理。

   据此,警方认为, 婚托儿 诈骗是传销组织成员犯罪的进一步升级。办案民警经过大量调查,于11月18日将第二起案件的涉案嫌疑人 姐姐 姐夫 抓获。

   原来, 姐姐 姓吴,是这个传销组织的一名头目,也是 领导 和 加油站 微信群成员; 姐夫 姓雷,也是传销组织成员,与吴某是恋人关系。在秦某被骗案件中,秦某父子来到沧州后, 鸽子 向某时间找吴某与雷某冒充姐姐、姐夫,由于两人当日有事,才由他人接手。次日,与被骗人柏某见面的 姐姐 姐夫 正是吴某与雷某。

   11月20日,警方乘胜追击,再次捣毁一处传销窝点,当场将诈骗秦某案件中的 鸽子 向某和 姐夫 雷某抓获,遣散十余名传销人员。

目前,十余名涉案嫌疑人已被运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警方正在对其他涉案嫌疑人展开抓捕,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传销转型 婚托儿 诈骗    沧州警方破获的两个诈骗团伙,专门通过相亲交友网站为别人介绍对象。当然,网站上的女孩子都是他们找来的托儿。如果有人看上了,双方见面后,女孩就会让男的买金银首饰及衣物或索要彩礼当作见面礼,然后就趁对方不注意跑路。

    鸽子 向某就是充当那个托儿来骗钱。

   可是,谁又能想到,向某曾经是传销的受害者

   90后向某出生于河北某县农村,异乡打工的苦闷、工作的压力,让她觉得 心很累 。闲暇之余,她把时间打发在了网络上。

   2015年1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向某在网上结识了一名 事业有成 的大姐吴某。都说网络上的事千万不能当真,但向某觉得这次自己遇上了好人,每当她失落的时候,吴某就会体贴无比地关心她、安慰她。渐渐地,她对吴某越来越信任。

   在闲聊的时候,吴某有意无意地告诉向某,自己是一家药业公司的销售主管,年薪有20多万。 你压力这么大,来我这边玩玩吧,如果觉得合适,就留下来工作,大姐罩着你!

   听吴某几次说起沧州这边收入可观,向某渐渐心动了。2015年4月,向某来到沧州投奔吴某。

   很快,吴某带着向某找到了公司的主管,主管告诉她,他们的公司主要销售保健品,提成很可观,但是要加入公司的话,得交一笔4000元的会费。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没有上班就要收钱,这样的公司十有八九肯定是骗钱的。但是向某偏偏没看出来,她在 公司 里连续住了几天,吴某和 姐夫 雷某等主管几乎天天都在游说。向某动心了,交了会员费,加入了这家所谓的药业公司。没过多久,向某就发现自己的工作 不寻常 ,并不是像普通公司一样踏踏实实地进行销售,而是以推销保健品为名,以拉下线的方式来赚钱,下线越多级别越高。

   这不就是传销吗?向某终于明白了过来,可是已经晚了。主管搜走了她的手机和身份证,不让她与外界联系。她也曾试图逃跑,但总有人看着她,而且身上也没钱,根本走不了。无奈之下,向某只能留下来,被迫成为传销团伙的成员。

   就在向某加入 公司 后不久,保健品传销的生意因为警方的打击越来越难做,向某还没来得及发展下线, 公司 就进行了一次 转型 ,不做传销,改做 婚托儿 诈骗。

   不得不承认,这伙人在怎么骗钱上真是花了不少的心思。他们发现通过手机、电脑等方式寻找陌生人交朋友更容易。尤其是以美女的名义来相亲交友,再以买 见面礼 为由让对方出钱,往往会有不少男性上钩。

   团伙的成员被分成聊手和托儿分头行动,男的负责在网上发布征婚信息,用QQ、微信、飞信等多种方式寻找目标,聊天搭讪。女性就当托儿,负责打电话、约人见面。

   年轻貌美的向某自然是托儿的不二人选。

   次约人见面,她胆战心惊,生怕被对方识破,但几个小时下来,对方没有丝毫怀疑,她成功骗来了一件服装。

   有了成功的经验,向某开始渐渐得心应手起来。

    我特别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来沧州看我呀? 向某拿出手机,对好几个男人发出了见面的信息。每天,她要打几十个电话,发上百条短信,引诱他们来沧州见面。

   直到把秦某骗到沧州案发后,向某才算结束了忐忑不安的生活。

    我认罪,我也很后悔,希望政府能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12月18日,向某在沧州看守所接受讯问时,哭成了泪人。

安徽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妇科不孕
安徽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