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国货币政策与金融改革展望

2019-03-06 19:45:50 来源: 天津信息港

以下是笔者接受《中国商报》郑立华的专访实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张明在接受中国商报专访时表示,2013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依然宽松,但会比上年略紧:上半年的货币政策应该是以逆回购和降准为主;到了下半年,随着CPI的上调,降准的可能性就不大了。而如果CPI增速较快,也不排除有加息的可能。

今年货币政策略紧于去年

中国商报:不久前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3年要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能否请您解读一下,何为稳健的货币政策?具体包括什么?

张明:我理解的“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是对2012年货币政策的延续。2012年的货币政策基调也是稳健,并可分为上半年和下半年两个阶段:上半年央行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并于6月和7月接连两次降息;到了下半年,央行就没有再调过利率和准备金率,而是采取逆回购的方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现在,在外汇占款规模下降、国内房价上涨压力较大、通货膨胀率可能反弹的情况下,逆回购可能被央行更频繁地采用。

2012年的经济是由高走低一路下降,今年可能正好相反,应该是一路上升。2012年的GDP增速大约是7.7%至7.8%,今年应该可以达到8.0%。2013年的货币政策预计也会分为上半年和下半年两个阶段:CPI增速预计是从低到高,大概在.5%,因此上半年的货币政策还应该是以逆回购和降准为主;到了下半年,随着CPI的上升,货币政策会逐渐回归中性,也就是说,下半年降准的可能性就不大了。但如果CPI增速较快,也不排除下半年会有加息的可能。总体而言,我认为,今年货币政策的关键词就是回归中性,但与2012年较宽松的货币政策相比还是会略微收紧。

中国商报:2013年的外部环境会怎么样?欧美国家的情况会如何发展?尤其是美国,QE3推出后不久QE4就紧紧跟随,这对中国经济会造成什么影响?

张明:今年的外部环境会比去年略好一点。对美国来说,的困境就是年初的“财政悬崖”,但是,由于市场非常关注,就决定了其必然会得到解决。今年美国的经济会比2012年要好一些,GDP增速应该在是2%左右。

欧元区的情况依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西班牙和希腊;另外一个不确定性就是下半年的德国大选,如果默克尔不能连任的话,市场可能会重新动荡。但是由于欧洲央行已经宣布实施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出意外的话,欧债危机也会比2012年有所缓和。2013年欧洲经济增长速度大概在0至-0.5%左右,不会像之前一些悲观的人认为的那样出现很大的衰退。总之,欧美的经济前景会与2012年持平,或者比2012年好一点。

外部环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这样几个方面:,外需依然比较弱,出口仍然受限;第二,美国、欧洲、日本等都在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所以尽管全球需求比较弱,但大宗商品价格不会显著走低,应该是在高位大幅震荡,而这对中国会造成输入性的通胀压力,中国的通胀形势将会面临负面的外部冲击;第三,由于全球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全球流动性过剩,中国经济将面临比较大的资本流动冲击。2012年全年我们面临的是资本的流出(但是近两个月资本流出在放缓),如果2013年中国经济会有一个比较快的反弹,且欧债危机没有明显恶化的话,中国将会面对新一轮的短期资本流入,这对中国经济和金融的稳定会造成一定影响。当然,我必须得说,外资流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第二位的,重要的还是国内的流动性形势。

一点,从整个外部环境来讲,如果发达国家经济依然不景气的话,他们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依然会很强烈,中国的出口会面临多重挤压:是外需比较弱,第二是国内要素价格调整,包括人民币升值;第三是贸易摩擦加剧,出口依然会不乐观。所以,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是两轮驱动,而不是三驾马车,主要还是靠消费和投资。

人民币可能升值2%

中国商报:前段时间,热钱纷纷流向亚洲。以香港为例,以前广东居民到香港“打酱油”,而现在香港的物价提高,这种现象逐渐减少了。热钱会不会对人民币造成影响?或者,人民币应该怎样应对热钱来袭?

张明:2012年下半年,像香港这样小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出现了大量的热钱流入迹象,但至少从2012年三季度的数字来看,中国大陆的资本却是流出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差呢?,中国经济增长率依然在下滑,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仍存在不确定性;第二,资产价格,中国股市连续几年表现非常差,房地产依然在调控,资产价格的走势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第三,这两年中国经常账户余额占GDP的比重在不断下降,人民币没有大幅度升值的空间了,这导致人民币汇率的预期在分化。这几方面因素加起来就说明了,为什么热钱流入香港这个小的经济体,而没有流入中国大陆。

尽管如此,QE3和QE4已经对人民币产生了冲击,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2012年1月至7月基本是下降的,但是从8月开始反转。特别是9月,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升值幅度超过1%,是汇改以来升值快的一个月。我们看这一轮人民币升值的原因,固然有国内的因素,比如经济增长开始企稳、中国的出口增速在前几个月还不错等等,但是从国际环境来看,还与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有关。

我个人认为,9月、10月人民币升值趋势的加强可能与热钱流出的幅度下降有关系。因为,资金外流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是负面的,而资金流出的减缓会带给人民币汇率一定的支撑,如果为了未来资本流动出现反转,人民币升值面临的压力就会更大一点。我觉得,量化宽松政策是导致人民币升值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个原因就是政治原因。9月美国财政部要发布半年度的汇率报告,新一轮G20会议要召开,而美国大选当时还没有出结果,两个候选人都在拿人民币汇率大做文章,这些因素都与人民币升值有一定关系。

中国商报:我在您的博客上看到,您预计2013年人民币会升值2%?为什么?

张明:判断2013年的汇率变动还是很难的,根据对当前的一些基本面的看法,我个人认为,2013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应该有一个小幅升值,但会伴之大幅震荡,可能幅度会超过2%,与2012年年底的汇率相比是贬值的。

那么,为什么从总体上讲是升值的呢?主要是有几个基本面的影响:,预计2013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会上升,如果增长7.7%到8.0%的话,就代表中国这一轮的经济下降基本结束,中国经济又一次实现了软着陆,这对人民币币值是一种强有力的支撑。

第二,尽管出口增速不太乐观,但是从竞争力、产业结构等方面看,中国2013年依然对美国有贸易顺差。2013年,中国对所有国家的贸易顺差差不多与2012年持平,大约一千多亿美元,尽管占GDP的比重可能会下降,但依然是顺差,

2013年中国货币政策与金融改革展望

这也会支撑人民币走强。

第三,我认为中国2013年的资产价格可能会反弹,主要是楼市。中国的房价取决于何时放松宏观调控,一旦放松宏观调控,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的可能性就比较大。经过这两年的调控,房地产存量已经很少,但需求仍然在,所以,一旦调控放松,受供求压力的影响,房价就会出现上涨。从股市来看,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性比较小,从供求、估值、流动性、制度建设这几方面来看, 2013年股市可能会出现一个温和、甚至更大幅度的反弹。另外,资产价格溢价的预期也会导致资本的进一步流入,而这会继续推高人民币价格。

第四,尽管目前人民币升值速度很快,但2013年来自外部的压力依然存在,尤其是来自欧洲。因为美元对欧元汇率有大幅波动,所以这些年人民币对欧元的升值幅度并不是很大。由于外部压力和贸易摩擦加剧,中国政府至少不会让人民币对美元出现大幅的贬值。

为什么升值只有2%呢?经常账户或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高是推动一国货币快速升值的重要原因,现在中国经常账户的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在不断下降,从这个指标来看,人民币汇率在过去7年中已升值30%,距离均衡水平已经比较近了,这就决定了其升值速度会减慢。

利率市场化改革还应提速

中国商报:一些专家认为现在的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已经达到比较均衡的状态,您怎么看?

张明:这得从决定汇率的因素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因素分为短期、中期和长期。从短期看,对汇率影响的因素是利率,在其他因素不变的前提下,如果一个国家宣布加息,其货币就会走强。未来一段时间,美国是不会加息的,中国如果在2013年下半年加息的话,短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是有升值压力的。从中期来看,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已从2007年的10.1%下降到了2011年的2.8%,人民币汇率距离均衡水平已经比较近了。从长期来看,人民币会不会升值,取决于中美两国的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如果中国未来劳动生产率的增速比美国快的话,人民币便具备长期升值的基础,但是反过来,如果中国未来几年制度改革推进较慢,或者美国爆发了新的技术革命,美国的劳动生产率高于中国的话,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可能出现贬值。

从目前来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应该没有大幅度升值的基础,但是基本面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各国的变动而变动。

中国商报:目前来看,汇改的进度相对较快,而利率市场化速度相对较慢。您认为,2013年在利率市场化方面还应该进行哪些改革?

张明:就利率而言,国家对于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控制依然比较紧。原因在于,反对利率市场化的利益集团比反对汇率市场化的力量要强。反对利率市场化的,一个是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另一个就是银行,让他们改革是很难的。因此,中国政府采取了用两条腿走路的变通方式来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一方面,尽管卡住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变,但是银行间的拆借市场、债券市场等其他市场利率已经基本上实现自由化,只要这些市场进一步发展,降低银行融资占整个融资比重不断下降的话,就会间接实现了利率市场化;另外一方面,通过温州金融实验区的改革,把灰色市场的融资纳入正规体系,至少是监管体系中来,因为灰色市场的融资利率是完全市场化的,纳入进来后通过发展小额贷款公司与村镇银行,发展民间信贷,也能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

应该指出的是,央行在基准利率市场化方面的改革也出现了进步,2012年基准存款利率有10%的上浮空间,基准贷款利率有30%的下浮空间,这也是中国政府推进利率市场化的重要举措。2012年应该是过去十几年中,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速度快的一年。

中国商报:如果下一步仍需改革的话,您认为应该从何做起?

张明:我觉得主要还是沿着刚才的三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发展直接融资的市场,比如企业债市场等,进一步提高直接融资占社会融资的比重,因为,直接融资的利率是完全市场化的;另外就是大力发展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把民间金融纳入进来;第三,进一步增加商业银行人民币基准存贷款利率上升和下浮的空间,让这个空间进一步浮动起来。通过这三个层面的努力,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

当然,阻力还是比较大。你可以看到,商业银行表内业务的利润率近期下滑得比较明显,所以,来自银行、国企的压力还是有的。未来能不能继续按照2012年的力度来推进市场化,还是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资本账户开放还应谨慎

中国商报:您对目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什么判断?尤其是资本账户开放?

张明:资本账户开放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人民币国际化,表面上看是加快一种货币在贸易、投资、金融渠道的使用,但人民币国际化的本质,说白了就是资本账户开放。道理很简单,人民币国际化就是要增加境外主体对人民币的使用、增加境外人民币持有,这就需要向他们提供可用于投资的人民币,且给境外投资者能提供的足够金融资产的数量。这种资产的收益率,应该是基于中国实体企业盈利的前提下。所以,要扩大海外人民币的存量,就要允许海外持有人民币的主体能够进一步投资中国大陆的金融市场,这就是金融开放,也就是资本账户开放。换句话说,人民币国际化要想向前推进,就意味着必须要扩大资本账户开放。这两者是不能完全分开的。

中国商报:央行曾表示,大致在2020年能够实现资本账户开放,您认为这个预测能够成为现实吗?

张明:这个时间表应该还是比较谨慎的。现在,距2020年还有7年的时间,如果这段时间内中国的经济还能保持比较快的增长,几年内能够逐步向民间资本开放金融市场(在向外资全面开放金融市场之前,全面向民间资本全面开放),且中国经济能够完成从投资、出口、消费到内需驱动的结构转型,那么,再过7至10年,中国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中等发达国家。到那个时候,资本账户开放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如果未来10年我们在制度建设方面没有创新,国际环境变化又很快的话,资本账户开放的速度可能就会慢一点。特别是有金融危机爆发,那么资本账户开放就会出现停滞,甚至是逆转。所以,关键还是把自身做好、把增长做好、把金融市场建设好、把金融主体的风险意识培育好,这样开放资本账户就会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

还有一种说法是2015年中国就可以全面开放资本账户市场,这种观点有些太激进了,因为中国金融市场本身比较薄弱,还经受不起国际资本大进大出的炒作和冲击。所以,我们还是应该慢一点,再慢一点,在资本账户开放方面,我们还是应该做到谨慎、渐进与可控。

中国商报:所以,现在的管制和资本账户开放速度还是合理的?

张明:对。目前,开放资本账户的速度和节奏是合适的。资本账户开放有三个前提条件: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比较成熟的金融市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准入应该是平等的。这三点我们都取得了进展,但做得还不够,特别是在资本市场的国内准入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还须深化改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