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江山文学网1

2019-07-13 05:20:56 来源: 天津信息港

他在这竹林已住了百年,亦或是千年,亦或是……时间太久了……久得……已忘却了许多事。只依稀记得,那时,他还只是个刚得道的散仙,留在这竹林。他极其嗜酒的,于是自号--酒仙。   酒仙不懂人间冷暖,他只能看到竹林上空飞翔而过的鸟儿和天空的晦明变幻,他在的竹林中长满了白色的曼陀罗。   直到有一天,他把深埋了几百年的佳酿挖出来,躺在竹屋顶上边喝酒,边赏天。微醉间,一只雪白的,如同曼陀罗般妖艳的鸟儿,飞过了这片竹林。只一瞬,酒仙就看见了那双如红宝石般的双眸。   酒仙看了一眼,越发觉得醉了。   是妖啊。   她是只刚刚修炼成人形的白鹰,却遭遇天劫,受了伤,折了一只翅,鲜血染红了整个身子。那时,她想起了那个开满白色曼陀罗的竹林,还有那个品酒的仙人。   她飞至竹林边缘时,双目已昏暗,满眼皆是翠绿的竹林和白色的曼陀罗。   醒来时闻到一股凛冽的酒香,她已变回人形,正躺在那天看到的竹屋里,放眼四周,全是酒。   有百年的竹叶青,还有刚开封的女儿红。而她自己,被人仔细包扎了伤口。   坐起身来,盖在身上的白袍滑落地上,白鸟妖看着门口负着竹剑的男人。   “谢谢你。”她说。却看到男人目露凶光地转过身来。   “我本应杀了你的!”   酒仙猜想,她一定会仓皇而逃。没成想,白鸟妖拾起白袍掩了身子,低低地说:“你不会杀我的,不然,何苦救我。”说罢,望向酒仙,笑得灿烂。   “放心,你在我眼中不是人形,仅是只长嘴的断翅鸟儿,我虽是小仙,倘欲杀你,仅是挥手之间罢了。”   酒仙讨厌别人对他如此的笑,但既然有人叨扰,便留下来做个伴也好。想了想,翠绿色的仙气从手中流转进竹剑,挥剑挑出一坛酒。   “既然来了,喝了酒再走。”   这一天,酒仙次同别人一起喝酒,他真的醉了。   头痛的厉害,周围环绕着淡淡的雾气。他看了看满地的空酒坛,似是…昨晚醉了?然后抱住这个白鸟妖,之后……   酒仙是不会醉的,在他之前冗长的生命中,仅醉了一次,应该是,看到天空中一闪而现的白鹰。   昨天白鹰说,她叫瞳儿。   若是说鳞羽之属,翅越长,挥舞的越慢。瞳儿几乎是滑翔着掠过天空,剪开大片大片的云。云雾中酒仙仿佛看到了天界的光辉,怅然如他刚到这竹林,像他无数年的日日月月。   身旁的瞳儿坐起来唤道:“酒仙?酒仙?…”   酒仙打断她,杀气越发得重了。   “你出去,离开这里!”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走。”瞳儿眼前一黑,接着被扔进了外面的池塘。   她不会水,水从鼻里嘴里迅速灌进去,呛得厉害。   你莫非真让我死不成?瞳儿想着,没了意识,伤口被水浸湿,血流出来染红了池子。   我竟然想要杀死她?!   看到白鸟妖慢慢沉入池中,染红了半池水,酒仙似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沉下去。叹了口气,一跃池中。   …   酒仙根本赶不走她,每每下了狠心,看到她那双眸时,心一软,又留下她。   于是,与酒仙一同喝酒的,多了一个赤瞳白鹰。   喝酒时,他说。   我看过很多遍花开花落,尝过很多甜美或苦涩的酒,却只遇到一个,能举樽共饮的人。   两人的关系,早已不像是朋友,但瞳儿,从未提起过那晚的事。酒仙究竟是在憧憬什么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渐渐地,他开始观察这个化为人形后总是对他笑的女人。   酒仙根本分不清,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爱情。甚至,他不懂,什么是情。他只是想,让白鸟妖再多陪他一阵子。   “百年前,曼陀罗花开时,我酿了碧痕。”   碧痕,就像自己与瞳儿。碧痕酒是苦的,用竹叶与桃花嫩的枝芽,泡在酒里,那一汪幽绿的酒水中飘着淡淡桃红,像极了两人的若即若离。   每当喝碧痕时,白鸟妖都会带酒仙去她出生的那座山。漫山桃树,但从不开花。   自从多年前的那天后,酒仙再也没有醉过。   “瞳儿,告诉我,怎样,才能醉一场?”   “呵呵,你要等这山开满桃花,盛露一杯,能喝得百日醉;等雏儿变得耄耋老翁,煮酒一壶,能喝得千日醉;而他日,如若你偶遇我埋骨之地,独饮一坛,就能喝得长醉不醒。”   “你…”   “我仅剩百年的寿命,而仙寿无限长,我只能陪你百年,曼陀罗花开后,你便离开这竹林,留我在这里,足矣。”   瞳儿忽然被酒仙抱住,接着唇上落下颤抖的吻。味道,像碧痕。   瞳儿轻叹,抱住他。   百年之约,酒仙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似乎还是昨天,他们还在山腰喝酒。瞳儿来之后,曼陀罗仅开了那一次。今年冬天的雪,下的特别大。瞳儿怕冷,从来不出去,在屋中生了炉火,看向屋外赏雪的酒仙。   “这便是凡人所说的,你赏雪,我赏你吗?”看着酒仙嗔怪的目光,瞳儿笑得更大声。   “凡人?”   “你忘了吗?千年前,我还是只小白鹰,被猎人射伤,跌落谷底,是你在这片曼陀罗花丛中救了我,那日我看到你,便想起了一切。”   “胡说什么…”   “知道你已不记得…”瞳儿无话。   那个时候,他还是妖呢。只一眼,便喜上了自己的这双眸。   “这双如红宝石般的眸子,可真真好看呢!”他似是欢喜地捧着自己……   “瞳儿,我如此唤你可好?”……   “你也修炼吧?等你可以幻化成人形时,我便娶了你。”   ……   瞳儿觉得,应是那时看到他那般殷切的模样,便许了一生。   只可惜,等到她轮回为妖时,他却又得道升仙。上一世如此,上上一世……亦是如此……   酒仙越发讨厌自己冗长的生命,上天让他遇到瞳儿,却仅留她百年的时光。先前他恨瞳儿,可如今他发现……   瞳儿又说话:“酒仙,你经历过生死离别吗?”   酒仙暗想,和你在一起不就是生死离别吗?可嘴里却说:“应该没有的!”   “但酒仙,你真的不会难过吗?”   耳旁听到恋人的训斥,瞳儿往被子里缩了缩,笑。   春初,静谧的竹林被人打破了宁静。   来人是王母座下的瑶姬,是稀客。   而酒仙却皱起眉头,不是什么好事,难不成是天庭发现了自己与瞳儿的事,但,此事并非王母所管。   瑶姬的来意很明确,瑶池有异动,本是草木不生的瑶池边竟长满了白色的曼陀罗。   “王母说要你去瑶池守百年,直至花谢。”   瑶池乃是天界之内。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等百年之后再回来,早已不是人间的百年。   “仅有百年,瑶神可否放过我?”   瑶姬没有表情,“我只是例行公事,再者,你知道的,仙妖……”   仙妖……,这是酒仙没有想到的。他怔了怔,道:“我不知道。”   “你究竟有没有心?亦或是你根本就是闹着玩!”瑶姬突然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唤来一片云,要酒仙也站上去同她一起走。酒仙说:“七天,人间七天,算我求你。”   瑶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叹一声,“既然忘了!还留那七天做甚?”头也不回的走了。   七日,似是比百年更长,却如此之短。   找到发呆的瞳儿。   “下辈子,别再见我了。”   施法唤来云,踩上去,青色的身影就往了西方,瑶池。   瞳儿没有被蒙在鼓里,一开始,她就知道。就像她知道,以酒仙的性子,应该不会再回来了。若是万年过去,自己怕是连尸骨都没了。妖,是不入轮回的。其实,自己是可以选择修仙的,这样,或许会有更长的寿命…   还有一年,曼陀罗又要开花了。   你可知,白色的曼陀罗又叫作情花,天上的情花啊。   …   万年后。   酒仙再没有喝过酒,瑶池上百年的时光足以打磨掉他一切棱角。   瑶池边的曼陀罗终于谢了。瑶姬却来了,扔给酒仙一壶酒。   “你可知,人间已换了模样,那片竹林早已没了。”   酒仙似是发了愣,抱起酒猛灌一口。   涩涩的,却不是碧痕。   没有碧痕一般苦涩又带着香的酒了。   没有瞳儿一般的人了。   瞳儿,瞳儿,他又抱起酒。   “哗--!”瑶姬狠狠地踹了他一脚,酒洒了一地。   “喝,喝,喝,你就知道喝!赤羽呢!赤羽呢!你又忘了吗?!”   “瞳儿…”酒仙低喃一声。   瑶姬气不过,拾起酒壶就要砸下去。   “瑶儿!”   瑶姬一愣,把酒壶丢在一旁。   “王母!”瑶姬拜过。   “你何苦为难他。”一个雍荣华贵的女人缓缓走来。   “若不是他,赤羽又怎会--”   王母摆摆手。   “酒仙,你可愿听本宫讲一个故事?”   “愿闻其详。”   王母叹了一声,“本宫曾有一婢女,唤作赤羽。她虽属禽类,却是只世间独一的赤瞳白羽鹰。”   酒仙心中一紧。   “赤羽深得我心,天界众仙均晓。那日…”王母变得忧伤起来,“赤羽私自下凡,天门卫知晓她十分受宠,便未上禀。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赤羽在凡间呆了整整一年啊!在人间,她偶遇一酿酒作坊,作坊老板是个年轻人,酿得一手好酒,真名早已不知,只是人人唤他---酒仙。”   酒仙踉跄几步。   “自此,赤羽深深地迷上了那年轻人,他酿酒的姿态,他品酒的姿态,他舞剑的姿态…那年轻人似是也喜欢赤羽的。赤羽回来的句话便是,〈他说我的眼睛像红宝石,他唤我作瞳儿〉…”   酒仙已瘫倒在地。   “赤羽一向乖巧,却自那时起,时常下凡。私自下凡已是触犯天规,与凡人相恋更是罪过。我困她不住,为与那青年在一起,她竟自毁千年仙基,换取三世姻缘。只可惜,等赤羽投胎成人,那年轻人却已轮回为妖,白白损了一世,她又转世化为白鹰,却在心智未开时遇到那青年。等到第三世,她终炼化成人形,可那青年却已得道成仙。这三世,都白白浪费,她终是…赶不上…”   瞳儿,瞳儿……   酒仙紧握双拳,浑身发颤,不停地叫着瞳儿。   “瞳儿呢?瞳儿呢?”他扑将过来,使劲拽着瑶姬的裙角。   “你现在在做什么?!前几世你做甚去了!你怎么能将她忘得干干净净?!”瑶姬红着眼。   蓦地,酒仙像是发了疯似的,抱头痛哭,大骂自己是混蛋。   他全想起来了!全想起来了!   世初遇瞳儿,她身着白衣,偷偷溜进作坊,将自己珍藏多年的碧痕喝得一滴不剩,气得自己想要抓她去见官。却在看到她那一双眸子时改变主意。“你这丫头,居然敢偷喝我的佳酿!”“不过你这双眼可真好看啊!像红宝石一样。”“我唤你作瞳儿可好?”“再过阵子,等我存够钱,定要风风光光的娶你过门!”……   第二世,他是竹妖,仍嗜酒,去竹林挖碧痕时,发现了受伤跌落曼陀罗花丛中的白鹰。“你这小东西,受伤这么重,居然还挣扎着要活下去。”“你这双眸子,我可真是喜欢!”“你也修炼吧?待你可以幻化成人形时,我便娶了你!”……   第三世,他是酒仙,她是白鸟妖,又是受伤闯入竹林。“你不会杀我的,不然,何苦救我。”“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走!”“他日,如若你偶遇我埋骨之地,独饮一坛,就能喝得长醉不醒。”“我仅剩百年的寿命…只能陪你百年,曼陀罗开花后,你便离开这竹林,留我在这,足矣。”“这便是凡人所说的,你赏雪,我赏你吗?”“酒仙,你经历过生死离别吗?”“但酒仙,我怕你会难过。”……   “瞳儿呢?瞳儿呢?”他仍叫着。   “她毁了自己千年仙基,尸骨无存!尸骨无存你知道吗?!”瑶姬将裙角从酒仙手中挣脱。   尸骨无存!哈哈哈……   酒仙大笑起来,瞳儿,你早已知道,为何?为何不告诉我?为何?你毁了自己的仙基,那我也陪你一起。   抬掌朝自己印堂拍去,却被拦下。   “为何拦着我!”酒仙怒吼道。   “你就是死了,又能如何?情缘深浅,若是缘分尽了,任谁都无能为力。若是缘分还在……”王母幽幽地离去。   瑶姬冷声道:“你死了也追不上,赤羽已去了万年,尸骨无存!”   那么一瞬,酒仙愣在那里,满脸憔悴。神仙是不会老的,可那一瞬间,酒仙似是老了许多。是的!他追不上了!这一世追不上!下一世!生生世世他都追不上了!   这天,酒仙喝得酩酊大醉,这是他第三次醉酒。   此后,他回到了凡间,还是在原先那片竹林处,重新种满了翠竹和白色的曼陀罗。只因瑶姬说过,瞳儿的就是白色的曼陀罗,那是情花,天上的情花。   酒仙日复一日酿着酒,却不再沾一滴,他也再没叫过那个名字。   又是百年过去,瑶姬下凡来。   漫天雪地里,酒仙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瑶姬缓缓上前,看着漫天飞雪,酒仙背对着她,缓缓道。   “瑶神,你说瞳儿她过得好吗?这么大的雪,她会冷的,瞳儿怕冷了。”   一时风扬起的雪花打在脸上,融化了,不知是水!是泪!   百年了,酒仙次开口说那个名字。   此刻,瑶姬终明白他的心究竟有多痛。想着,也许,他便会这样过下去,然而……   ……   白色的曼陀罗花又开了。   酒仙刚从竹林中出来,便闻到一股淡淡的妖气从竹屋后散出。他皱了皱眉,那是种曼陀罗的地方,是瞳儿的地方,居然有妖去沾染,该死!   酒仙挑起竹剑,杀气腾腾地冲过去,正欲杀之时,却呆在原地。   一个羽毛都未褪完全的白色身影正倚在花丛中,捧着碧痕喝得愉悦。   “啪--!”竹剑掉在地上。酒仙弯腰去捡恰好对上那双看过来的眸子。   酒仙在自己心口上狠狠捏了一下,语气虽硬,脸上却露出百年来个笑容。   “你这赤瞳白鸟妖,竟敢偷喝本仙我的佳酿!”   “哎!别跑,我不伤你的!这碧痕你若喜欢我可多送你几坛。”   “你这双眸子像红宝石一样好看,我就叫你瞳儿可好?”   “我教你修仙吧?待你可以幻化成完全的人形时,我便娶你!”   ……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共 490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中医治疗阴囊湿疹副作用小成果妙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