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女徒去西游第六十三章地产开发

2020-01-26 18:39:03 来源: 天津信息港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六十三章 地产开发?

任天真在雾隐大陆已经成名四十余年,别看他现在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模样,但事实上这位在去年正好满两百岁,以黄金八级魂修的平均寿命而言,这位刚好把人生的三分之二给活过去。

当然,这只是指的纯人类血统,而在雾隐大陆,纯人类血统的人很少有走上高位的,毕竟只是单纯的比血统,人类可比不过精灵和妖族。

任天真拥有妖族血统,虽然很淡,但至少对他的寿命有延长的效果,刚刚两百岁的他,也的确如他的外貌一般,正好是“而立之年”的最强盛时期。

任天真四十年前在一次八会会盟的事件之中一战出名,以黄金三级的身份击杀同级四人,之后又血战以黄金六级,最终战而胜之,从而奠定了他的地位,之后四十年里,任天真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流沙门的建立之中。

到如今,流沙门在基奴奴城也算是说得上话的势力,其麾下五千余亡命之徒,又有三舵主,十三香主等得力干净,而任天真也在去年两百岁生日的当天晋升到黄金八级,一年之后的今天,他更是隐隐感觉到自己还有再突破之意。

可以说此时的任天真和流沙门都正是如日中天之时。

任天真是一个相当有野心的人,但也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实力能维持现在的势力地盘已经是极限,所以他从来不主动挑起与其他帮派的斗争,流水门在基奴奴城的各大帮派之中,算是少有的“温和”派。

这种温和不是因为流沙门真的温和,而是因为任天真聪明的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但对于一个充满了野心的人而言,这样的极限不是他所想看到的结果,他还有更大的野心,更狂野的欲.望,只是一直苦于没有出路而已。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意外得到的消息让他发现了一丝希望。

六十年前。在雾隐大陆发生了一场为争夺某个秘宝而引发的血战,那个时候的任天真还只是一个白银级的菜鸟,根本没有资格参与,但是他相识的一些黄金级高手有过介入。其中有好几人都死在当年那场厮杀之中。

最终那秘宝不知被谁得到,从而消失无踪。

而在不久之前,任天真无意之间得到了一个消失,当年那秘宝其实是被一个谁都想不到的人物给意外得到,而这个人与木风客栈有着莫大的联系。得到这一消息之后。任天真立刻对木风客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但是因为当年的木风客栈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地方,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关注,所以本身的资料就极少。

但是任天真还是在调查之中发现了一些端倪,他发现木风客栈过往的一些资料痕迹有被人为抹去的痕迹。这一点很奇怪,如果木风客栈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人如此费心费力的去抹去那些过往呢?

凭着这个发现,任天真几乎就要断定木风客栈与那秘宝有着密切关系了。但是他堂堂流沙门,基奴奴城中说得上话的大势力之一突然对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客栈出手。肯定会引起其他势力的关注。任天真可不想自己最后从木风客栈里弄到秘宝,却还要和其他他几大势力血拼。

因此任天真最后想到了在调查之中出现的班震明,他用了点小手段把班震明秘密的拉入自己的阵营,然后安排了刚刚招入门中不久的外围成员恐风去给班震明听差,本以为就算不是手到擒来,至少也能探出些门道来。

正如林晓之前分析的,任天真原本的计划就是通过班震明把整个木风客栈给弄到手,然后再慢慢的调查。

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唐斗出现了。不但直接把恐风和班震明一伙干掉,还大张旗鼓的在集市里显富。就像是要所有人都知道他来了一样。这让任天真有些摸不着头脑,犹豫了一夜之后,他决定把唐斗叫来探探风。

只是让任天真没有想到的是,已经是黄金八级的他居然探不出唐斗的深浅。这让他立刻就把唐斗的威胁给提升了数个等级。

让黄金八级的自己都无法探出门道来的人是什么等级?

白金级三个字呼之欲出。

雾隐大陆并非没有白金级,甚至水晶级的强者都有,但是全都是凤毛麟角一般的角色。毕竟从白金级开始,魂修就不怎么受到世俗力量的约束,就算犯了什么大错,各大势力也是尽量的安抚。又或者一个势力不要了,另一个势力也会接手。

就如瑞秋这个傻蛋城主,几乎就是打上了叛国的印记,但是紫金国还是没拿她怎么样,只是剥夺了她城主之位,然后放逐而已。毕竟实力到了白金级以后,真要不要脸做些事情,各大势力很难挡住。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大家都是睁一眼,闭一眼。

正因为如此,白金级及以上实力的魂修很少会跑到雾隐大陆这个环境恶劣的地方讨生活的。偶尔的那么几个,也都是在其他地方实在是混不下去了,想着来这里当土皇帝的家伙而已。

反正就任天真而言,他所知道的白金级一共就三人,水晶级只听说过有一位,但从来没见过。

由此可见一个白金级强者对任天真的刺激有多大,几乎在脑子里冒出这三个字之后,他看向唐斗的眼神就已经变得无比的柔和了――这也是在雾隐大陆讨生活的必备能力之一,干不过就要马上认怂,不然会死得很惨。

任天真能在四十年里把流沙门发展到如今的规模,除了本身的实力和手段外,这种能屈能伸的本事也是关键。

“说到做生意。本门主倒也有些生意,就是不知道贵客是不是感兴趣了!”任天真直接跳过了前面的所有步骤,简直就像是和唐斗已经相识多年一样,直接切入主题。

唐斗也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哦?说来听听!”

“在不久之前,我流沙门才从浣花门那里得到了老街的所有权,本门正准备大力开发那里。可能贵客还不知道,老街已经成为了我们人类控制区的一个老大难问题,全都是一些扶不墙的烂泥在那里寄生着。本门决定要好好的清理那里一番!”任天真拿出地产开发商的派头来侃侃而谈:“贵客你看,如果我老街这里清理掉。然后……”

唐斗有些惊讶的看着任天真。如果抛开立场不谈,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地产开发的天才。虽然他的那些点子在唐斗这个穿越人士看来相当的落伍,但是在千魂灵界这个没有地产开发商这种凶残物种的世界,绝对是各种丧心病狂。

“把这家伙丢到我前世那个世界去。不出几年就是一个任某某啊。唉,这货也姓任啊,难道和任某某是跨世界的亲戚?”唐斗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是吐槽不断。

“你不能这样做!”一旁的林晓听到一半就再也忍不住了。要是让任天真那样弄下去,老街里所有人就只有两条路――卖身为奴或者死。

虽然已经有了唐斗这条退路。但是林晓还没有完全的考虑清楚是不是要答应唐斗,所以她下意识的认为任天真的计划会*死她的弟弟妹妹们,情绪激动之下,当场就叫了出来。

任天真冷漠的看了林晓一眼:“贵客,你的这个随从。嘿!要是在我流沙门有如此狂妄之徒,保证见不到第二日的太阳!”

言下之意相当的清楚,换了是他,现在就是一巴掌把林晓拍死了。

林晓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在这里哪有她说话的份,一想到唐斗的恶劣。她心头一凉,下意识的看向了唐斗。

唐斗冲着林晓咧嘴一笑,就像是一个张开大嘴准备噬人的妖兽一般在林晓眼里就是如此,林晓心头绝望一生,以为自己就要惨死当场,当下就要在“死之前”做点什么,却不料听到唐斗淡淡地一笑:“让门主见笑了。这个女仆是我才收的。管教不佳,唐突了门主,某在这里给门主道歉了!”

林晓惊愕的看着唐斗,完全没想到唐斗会护着自己。

“看来贵客很看重这个……恩。女仆?”对于唐斗的专业术语,任天真有几分不习惯。

“哈哈,门主说笑了。不过是一种爱好罢了。难道门主不认为,把这种不听话的女仆慢慢的调教得言听计从。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像是一块顽石,慢慢的打磨成自己所想要的模样。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啊!”唐斗现在脸上的表情和*良为那啥的恶g之间就差一个良家妇女的受害者了。

当然,也有人自认为自己就是受害者,刚刚对唐斗起了几分感激之心的林晓像一头愤怒的幼狼一样的狠狠盯着唐斗,要不是被唐斗瞬间控制住了动弹不得,现在就准备扑上去和唐斗拼命了。

任天真看了看唐斗。又看了看林晓,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贵客当真是高雅之士,好一个爱好,好一个调教。不得不说,本门主也被贵客给说得兴起,有空也得找几个女仆来调教一番才是。哈哈哈!”

夸张的笑罢,任天真像是关了个开关一样,一下子收住了笑声,脸色一正:“不知道贵客对本门主刚才的计划,可有什么高见?”

任天真真要和唐斗商讨地产开发?当然不是,他这是在步步为营的试探唐斗,看看唐斗到底想干什么。如果唐斗也是冲着木风客栈的秘宝而来,那么一定不会让他开发老街,一定会全力阻止。但若唐斗真的只是一个路过的高手,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冲突了。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任天真心里盘算着各种可能。对于一个极有可能是白金强者的人,他不得不谨慎万分。

“高见不敢,倒是有几个浅见!”唐斗呵呵一笑。

“哦?还请贵客指点!”任天真一拱手道。

“刚才门主也说了,那老街上都是些没什么能力的废物,对于这些废物,杀之麻烦,驱之无处,养之费力费钱。正如那j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还有那老街,地盘虽然归于门主,但是重建一条主街道,可是需要不少的钱银的。这笔钱银投进去容易,但门主应该比某更清楚,若是有人来抢地盘,万一流沙门一个没留意……嘿,那不就损失大了?”

任天真本以为唐斗不过是客气好,但没想到唐斗是真的看出了问题,微微一怔:“那么贵客有什么高见吗?”

“其实很简单,那老街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人管理,就是因为其是面向精灵族地盘的主通道,大家都想得到,你抢过来,我争过去,反而谁都不敢大力投入,反而荒废了。门主拿到这个地盘,其实也很头痛怎么做吧?那么不如这样,把地盘租出去如何?”唐斗道。

“租出去?”任天真不明白唐斗的意思。

“地盘还是门主的,但是街道两边的商铺租出去,租给人类控制区几大势力,每家都有一个店铺,都有个门面,不管他们做什么,只要雨露匀沾,那么就没得争了。不是吗?”

“贵客想法是不错,但是做起来却很难。本门先期投入无数,最终却……恩,租出去,那不是便宜了那些家伙。难道本门真的指望那些家伙给房租不成?他们会给才怪!”任天真还以为唐斗真有什么好点子,现在一听却是大为失望。

“哈哈哈,门主大人,你要把思维放开。你为什么要自己投入呢?地盘是你的,你唯一的投入就是把路面修整一下,然后把那些地盘划分出来,租给各大势力,让他们自己修就是了。至于租金,更是简单,你哪里需要每月每年的去找那些势力帮派扯皮?这不是空自落了门主的面子?你一开始就把整个地盘租给他们,一开始就把租金收过来不就可以了?”

“比如这样,那老街自然是要有大半落到门主手中,那么那些店铺修建的钱银哪里来?简单,让那些势力出,告诉他们,想要来租地盘开店铺没问题,只要帮你们把店铺修起来就可以。修三间店铺,就给他们一间,给你们修得越多,他们得到的也越多。门主以为如何?”

任天真目瞪口呆的看着唐斗,只觉得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未完待续。

中原油田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北京霍普医院
贵阳哪家医院癫痫疗法最先进
保定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宁夏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