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洗车烧钱10个月倒闭平均洗一辆车赔1

2020-09-18 18:39:15 来源: 天津信息港

“我爱洗车”烧钱10个月倒闭平均洗一辆车赔100多 据中国之声《晚高峰》报道,去年以来,一大批互联洗车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走在街头经常能看见这些流动洗车的三轮车忙碌的穿梭。0元洗车、1分钱洗车的火拼掀起了整个行业大砸钱大战。 最近,我爱洗车在经历了10个月的烧钱大战后倒闭,成为又一家在洗车领域受挫的O2O公司。近日有媒体报道,11月2日晚上十点多,没有声明,也没有正式的公司解散会议,我爱洗车CEO李东晋悄悄解散了公司群,停用常用号,留下了200多万元债务,而被欠薪的员工多达100钢管调直除锈刷漆一体机多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去年底刚刚注册的互联洗车公司轰然倒闭? 今天上午,来到北京市莲花池东路边的华天大厦,位于大厦8层的我爱洗车办公室已人去楼空,只剩下墙上残破的我爱洗车的标牌。曾经的办公室里几位新租户正在准备着手装修。租户们表示并不知道我爱洗车是什么时候搬走的,他们是上周刚租的。 楼下的保安表示,我爱洗车这家公司的确前些天突然搬走了。保安对说,自己是听别人说这个公司老板跑路,后来员工都走了,一个多星期之前还有些年轻人,找过来要工资。 李利是我爱洗车南沙窝桥站的员工,已经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半年时间,他向表示,从8月份开始,公司就再没发过工资,拖欠自己的已经有1万多元,听说公司突然解散了,11月2号,李利和不少员工来到公司,办公室却已空无一人。 李利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离职,欠三个月工资,去的时候里边全都锁上门了,门上就贴一张纸,说房租什么的已交清,就是说把房子给退了,人就跑了,老板就没露面,找不着,李东晋他那个以前是高管可以打通,但是现在那个号码已经成空号了都。 李利表示,全公司像他这样被拖欠工资的还有一百七八十人,其中既有一线洗车工,也包括公司里的行政人员,甚至还有不少高管。有些高管现在也都通过劳动局开始告,也有报案的,各种途径都有,到仲裁那边也登记了。 曾经的公司前台小郭表示,自己同意从8月份南宫市毛毡收纳盒厂家直销就没有拿到过工资,最终自己主动在10月中旬选择了离职。 而对于公司突然解散,多位员工表示,应该是由于公司融资困难。 王小姐说当时人事部经理给大家开过一个会,当时说领导下通知,公司临时有点困难,然后就等着融资,现在发不了工资。 李利说之前有知道公司账目的,比如财务总监,看到公司账上没钱,也没给开工资,到开工资那天说工资现在有困难,资金链周转不过来。 而加之由于前期不断扩大市场,烧钱太多。这也成了我爱洗车倒闭的原因。 李利说公司一直在砸钱做推广,注册资金据当时是500万,7月份就用完了,后来8月那时候就没钱了。 作为工作在一线的李利表示,此前公司的业务量还不少,自己所在的站点平均每天洗车辆能够有四五十辆,但这也就意味着每洗一辆车公司就要赔掉100多块钱。 李利说他们底薪2700,一个月有4天休息,相当于一天不干活的话底薪有100块钱,洗一辆提几块钱,一辆车赔个100多,之前是两个人洗一个车,洗一个车是7块钱,然后每个人洗完一辆车后提6块,就相当于公司再给12块钱,他收7块钱,就是多洗几辆他就多赔点。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显示,2014年12月19日,我爱洗车CEO李东晋和高一凡在北京市海淀区注册了凯利卡尔(北京)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为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洗车服务等,我爱洗车这一品牌也是从那时诞生。而从一开始,我爱洗车的目标就是业务扩张而不是盈利模式。 在不少互联业内人士看来,互联洗车希望烧钱补贴用户,迅速建立起消费习惯,形成垄断优势,然后再寻找商业模式。可归根结底并非刚需,也没有找到消费痛点,这个行业注定是二次构造泵价格一个悲剧。此前红红火火的互联洗车行业,是否终将成为一个悲剧?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杨博宇)
商洛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商洛看白癜风的医院
商洛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商洛看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