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她也哭了她也醉了

2020-01-23 16:44:03 来源: 天津信息港

热闹了几天,他把同学们送走了,心里升起了一丝丝怅然。不仅为了离别,更是为了一个人没有来,那是多么美丽的一个长发女孩呀,同桌的她,应该收到请柬了,这样的大事怎么会少得了她呢?建校五十周年,同时也是他们毕业二十周年,有几个在国外发展的同学都赶回来了,分别了二十年的同学拥在一起激动得欢笑流泪的时候,她怎么能不来参加呢。

他叹息着,还伴着阵阵难过,真是遗憾哪,要是她在该多好呀,他真想想看看,二十年后的她,能变成什么样子。是更漂亮了?还是长了白发?胖了?还是瘦了?那头飘逸的长发,是留到腰间了,还是剪短了?

收发室的工作人员在叫校长,说门口有个女人找他,手里还拿着请柬。他猛然升起了希望,该不会是她来了吧!他急忙赶到门口,一眼就认定了一定是她:“李小蒙,你……”他紧紧握住她的手,竟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她的头发还是那么长,脸上的两个酒坑还在,此时还没有笑,就已经若隐若现了。看到他的激动,她有些不知所措,往回挣着手,但他却攥得死死的。

旁边的人都没看过校长如此失态过,有的已经站下来惊讶的注视着。他看到她的脸红了,这才省悟过来,一边摘下眼镜擦眼泪,一边大声的掩饰着:“你呀,整整来晚了三天,大家都走了。”

她只说了一句:“我……”他又热情地打断她:“别说了,只要你能来就行。我先领你去看一眼咱们当初的教室,那时候还是平房,一到冬天就得烧炉子,现在全是暖气楼了。”

他觉得自己有点像小孩子一样活跃,不知疲倦地领着她上楼下楼,给她讲着这几天同学间的趣事。最后领着她来到了操场后面的树林里,他摸着一棵大树说,“小蒙,你看看,这就是我们当初在上面刻名字的那棵小树,如今长这么高了,你摸摸,我们俩的名字还在上面呢。”

她仰起头,翘起脚顺着他手指的地方摸去:“啊,还真有,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呢?”

“校长,”她不是在称呼他的职位,上学的时候,她给他起的绰号,就叫“校长。”而他呢,听着她这么叫他,仿佛一下子沉醉在二十年前的岁月里。那时的山,那时的水,还有那时的人……

他醉了,面对着那几十个同学他没有醉,今天却一下子醉了。她劝他别喝了,他突然一把抓住她,眼泪又流下来:“小蒙,你别笑话我,那棵树上的名字,是我一年一年的,偷偷划深的。我一校之长,这边教育同学们爱护树木,那边却拿着小刀去划,我是不想让你的名字消失呀。”

“小蒙,一个人,这一辈子,只有一次真爱,只有一次……你走了,我再也没有爱情了。”

“小蒙,我给你唱歌,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为你做了嫁衣……”

终于,她也哭了,她也醉了。

她把他扶到她下榻的宾馆里,让他躺下来,他却说什么也不躺:“小蒙,你……你别误会,我永远也不能,破坏那种美好的感觉。我也不能破坏你的家……和我的家,我要回家,明天我给你送行……”

他终于没有爬起来,一头栽在床上睡着了。她轻轻给他盖上毯子,然后下楼去结帐,宾馆收银员问她:“郭经理,怎么不多住两天?”

她笑了:“有点事提前回去,我那位同学喝醉了,你们照看着点。”

几个服务员都笑着答应了,她又嘱咐了一句:“还有,他醒了的时候,你们千万别说我姓郭,就说我姓李,叫李小蒙。”

大家一愣:“这是为什么呀?您怎么还改了姓!”

她笑了:“我这个同学,眼神太差了,二十来年不见了,把我当他同桌了,那就让他糊涂着吧。其实上学的时候,我坐在他的前排呀。”

共 1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他觉得自己有点像小孩子一样活跃,不知疲倦地领着她上楼下楼,给她讲着这几天同学间的趣事。最后领着她来到了操场后面的树林里,他摸着一棵大树说,“小蒙,你看看,这就是我们当初在上面刻名字的那棵小树,如今长这么高了,你摸摸,我们俩的名字还在上面呢。”学生时代总是美好的,很多朦胧的感情与美好的回忆都在其中,老同学见面,好像回到了校园时代。:韵思红

1楼文友: 11:19: 同学聚会,仿佛回到学生时代,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倾诉别离后思念之情。

2楼文友:- 1 16:41:26 同桌的你,还好吗。那纯真的岁月,令人难忘。

重庆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肛肠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儿童癫痫医院
蚌埠著名牛皮癣医院
银川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